G

夏橘——包办婚姻chapter5(abo设定)

我以后再也不想立flag了,谢谢大家还在等我,感谢观看。

时间太晚了,抱歉。

人物ooc,狗血,不喜勿骂。

————————————————————————————————

chapter 5


夏日的阳光刺在人的身上,带着灼伤的热度。

穿着白色小裙子的女孩子站在小溪边哭泣着,手里拿着已经奄奄一息的白色野花,她胖嘟嘟的脸颊上挂着泪珠,鼻头跟眼睛都红彤彤的,看起来像一只小白兔。

“我说了,把花丢掉,然后我拉着你过来。”站在小溪中间的一块石头上的另外一个女孩子,皱着眉,不耐烦地说着。

那个女孩子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穿着整齐的短袖衬衫和短裤,黑色的皮鞋站着一些泥土,她向哭泣的女孩子伸出了右手,一直举着都不嫌累。

“不要,这是夏莉莎你送给我的,而且我害怕。”哭泣的女孩子抽抽嗒嗒着说,看着湍急的溪水撞在石头上溅起的水花,她又往后退了一步。

“都说了,我再给你摘一些过来。”被称做夏莉莎的小女孩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样的情况,明明说好了去小溪的另外一边,可是这个人就是个拖油瓶,还不如找哥哥一起去玩呢。

“那就不是今天你送给我的这些花了。”女孩子十分坚持,她站在溪边,手里紧紧拽着那一束随处可见的野花。

小夏莉莎看了看,恼怒地冲过去,一把抢过女孩手里的花,然后左手拿着,右手拉住女孩的胳膊,强硬地拉着女孩子踏上那些凹凸不平的石头,准备过溪。

女孩显然被吓到,脚一站上那些石头,整个人就偏偏倒倒的,夏莉莎感觉到吃力,想两只手拉着她,但是又看了一眼那些野花,咬着牙,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一口气跳到另外一块大石头上稳住身形,但是还没等她有动作,女孩终于承受不住,向她撞了过来。

结果,为了不让她掉进溪水里,小夏莉莎松开了右手,自己跌进了溪里,浑身湿透她半浮在溪水里,一脸黑沉地看着在石头上尖叫的女孩。

“闭嘴,橘和都。”她可受不了这个人的大嗓门。

“你可以站起来吗?我马上下来救你。”小和都急得眼泪都快又要掉下来了。

“你可以不给我添乱吗?真是个大麻烦。你站着别动!”小夏莉莎从溪里爬出来,那些野花也自然被溪水冲走了,然后没好气地拉着小和都回到原来的一边。

她看着身上湿透又被蹭了不少脏污的衣服,眉头都可以拧出几道弯,她对着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小和都说道:“以后不要一起玩了,麻烦死了!”

小和都被她恼怒的样子吓到,手里拿着的手帕更是不敢递出去,她咬着嘴唇,看着已经被溪水冲走的野花,眼睛里含着泪水,却没有掉下来,她呐呐地说:“夏莉莎,对不起。”

“啊?”小夏莉莎甩了甩头发上的水,没理会自责不已的小和都就准备往回走。一边走一边说,“谁叫你这么胖,谁能拉得住?”

小和都听她这么一说,小嘴一扁,眼泪眼看着就要控制不住,小夏莉莎又回头说:“而且还爱哭!烦死了。”

于是那些要掉下来的眼泪,小和都硬是又忍了回去。

一回到家,家中的大人看到小夏莉莎狼狈的样子,只好告别了橘家,连忙回去了。走的时候,小夏莉莎埋在妈妈怀里,双手抱着妈妈的脖子,也不跟小和都说再见。

小和都在门口站着,伤心极了。

“妈妈,今天我惹夏莉莎生气了。”小和都拉着橘妈妈的裙摆,难过地说。

“啊啦,是你让她掉进溪里的吗?”橘妈妈蹲下去摸了摸女儿的头。

小和都点了点头。

“那你有向夏莉莎道歉吗?”橘妈妈又问。

小和都看着橘妈妈的眼睛,用力点了点头,急忙说:“但是她还是很生气!很生气的那种!”

橘妈妈露出了苦笑,双叶家来拜访,也早就说明了来意,希望能够定下婚约,所以先让两个孩子先接触看看。这种频繁的拜访,已经持续快一个月了。虽然双叶家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今天看来,这门婚事应该就以失败告终。

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第二日,双叶家主却派人送来了婚约的契约书。

橘妈妈拿着手中的契约书,有些茫然,看着因为小夏莉莎说胖而只吃了平时饭量一半的小和都叹了一口气,她走过去说,“不如我们送点礼物过去,说不定夏莉莎就不会再生气了,你不是说她喜欢吃巧克力吗?”

小和都圆圆的大眼睛里露出了光芒,她点了点头。

“真是好朋友呢~”橘妈妈笑着摸摸小和都的柔顺的头发。

“嗯,夏莉莎是我的朋友!”小和都从沙发上跳下来,认同妈妈说的话。

可是,等到小和都再去双叶家的时候,却只留下了一些仆人在,被告知的是为了让夏莉莎接受更加优质的教育,全家都去了英国,要等到夏莉莎完成学业才会回国。

小和都失望地看着自己手里被包装好的巧克力,她低着头,自言自语地说:“要是早一点就好了。”

“哦,对了,请橘小姐等一下。”管家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拍了一下脑门,然后转身进屋拿出一棵小盆摘,里面移植了一株随处可见的白色野花,然后递给小和都,看着小和都抬头望着他。

管家解释道:“这时夏莉莎小姐说留给您的。”

小和都将手中的巧克力交给妈妈,接过那一盆小小的盆摘,看着那棵小小的,白色的花朵。

“对不起呢,夏莉莎。”小和都又一次道歉,鼻头又有些酸涩。

坐在飞机上的小健人用手肘顶了一下夏莉莎的胳膊,说:“我说,你挖株野花栽到盆里干什么?那么多名贵的花不种。”

“要你多管闲事。”小夏莉莎臭着一张小脸,闭上了眼睛,意思是不要烦她。

小健人自讨没趣地撇了一下嘴,又将手里的书打开。而这个时候,小夏莉莎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玻璃外刺眼的阳光出神。

再见,我的朋友。


和都在厕所里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就赶紧从里面出来。想到夏莉莎刚才摔门而去的声响,和都觉得夏莉莎一定非常生气,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夏莉莎,只好坐在床边独自叹息。

这可真是omega经常的做法,不管遇见什么事情都只会坐以待毙。和都自嘲般想着,omega天生缺乏勇气,安于现状,不敢冒险,也不敢表达。

她是个omega,所以,这些都可以说得通。

但是——她心中的那一团在狂风暴雨中都不曾熄灭的愤怒的火焰,在黑暗中顽强地燃烧着,为什么omega就要背负这种“天生”的标签呢?

仅仅是因为性别不同,就可以定义一个人的品质吗?

和都双手捏紧握拳,给自己一个深呼吸的时间,她站了起来,拿出手机打给夏莉莎,手机没有响两声就被接起了。

和都刚想说话,但是电话里却传来的是真理子的声音。

“双叶医生,有事吗?”真理子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甚至还带着一些察觉不到的意料之中。夏莉莎绝对跟omega不合适。

“为什么是你……”和都忍下心中的不快,她可从来没有用过夏莉莎的手机,紧接着她又问,“夏莉莎在哪里?”

“她在沙滩上。“真理子看着光着脚站在沙滩边的夏莉莎,她低着头看着海水舔舐着自己的脚背,她的鞋子,手机以及手表都放在离海浪稍微远一点的地方。

真理子看着夏莉莎的神情,知她心情,她陪着她在黑暗的海边吹冷风,又讲了一些最近的学术论文,果然引起夏莉莎的一丝兴趣,但是那一丝兴趣过去得很快,夏莉莎的头脑聪明,对于常人来说需要长时间理解的东西,她可以花费一个晚上就可以赶上旁人几个月的努力。

所以当她对那篇论文了解以后,她又露出了真理子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那是一种对自己迷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的表情。

真理子甚至可以将那种样子定义为悲伤。

这让真理子大吃一惊,她可不认为理性至上的夏莉莎会有时间为一些乱七八糟的感情而感到悲伤,这不是她最嗤之以鼻的行为吗?

“入川,我想一个人静一下。”夏莉莎将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丢在地上,手腕上的手表也被解开了丢下,高跟鞋也被踢到一边,她光着脚,一边走一边解开了衬衣的领口,露出大片瓷白的肌肤。

冰冷的海风吹在夏莉莎汗湿的额头,给她带来了一丝清明,她低着头,看着海水漫过她的脚,脚趾沉在细沙中,摩擦的感觉很细腻。

“夏莉莎,你干什么?!快回来!”突然耳边一个炸响,夏莉莎回头看着和都像发疯了一般跑过来,不由分说地拉着夏莉莎的胳膊,她脸上带着愤怒的红晕。

“你想干什么?”和都高高扬起眉毛,音调高得让夏莉莎有些受不了。

“你以为我想自杀?”夏莉莎平静地说,“为了什么?”

“……我……”这下倒是轮到和都没话说了,她看到她把所有的东西都丢到一边,站在海边一动不动,她当然会那样想啊。

“放心吧,自杀这种事我是绝对不会做的。”夏莉莎说完,就走到真理子那边,捡起地上的手机,手表,穿上鞋子往回走。

真理子看了看和都,笑了一下,说:“她是个怪人。”

和都没有搭腔,她刚刚看着夏莉莎的样子,心中涌起的害怕,看着夏莉莎的背影,她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一刻,她喉咙滚动,用了好大劲儿才喊出那句话。

可是,夏莉莎跟她完完全全是不同的两个人,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相似,刚刚那一瞬间,可能就是自己的错觉。

和都跟着夏莉莎回了房间,夏莉莎没有说什么,甚至跟以前没有什么不同,她神情平淡,没有提起刚刚那段不和谐的插曲,这让和都松了一口气。

但夏莉莎晚间没有再和和都睡在一起,而是拿了枕头跟薄毯躺在沙发上,她微笑着向和都道了晚安,就安静地躺下睡了。

和都躺在床上,睁着眼睛,黑暗中,她怅然若失地抚摸着自己的唇瓣。

接下来的旅程,两个人像是完成公事一般的朋友,看不见的膜悄然滋生在两人之间。一直到回国的那天,夏莉莎都睡在沙发上,和都睡在床上。


回到东京以后,这种情况也没有改变,夏莉莎更多的是睡在实验室。

就连波多野太太也有些担心,之前看到夏莉莎的改变,就仅仅在那她捉摸不定的一瞬间。

“夏莉莎回来以后好像变了,啊,不,也不能说她变了,只是回到以前的那个夏莉莎了。”波多野太太以为夏莉莎结婚后会稍微改变一些,看来并没有呢。

“是吗?以前的夏莉莎就是这样吗?”和都看着那道永远关着的实验室门。

晚间没有夏莉莎的卧房,让和都觉得异常得大。就连那张没睡过几次的双人床上,和都也只是仅仅占有一半,她觉得她伤害到了夏莉莎,但是夏莉莎的表现却让她无从开口。

夏莉莎表现得太过正常了,她还是会对着和都微笑,更多的时候她还会对和都的行为进行学术分解,嘲笑她的一些行为,平日的斗嘴倒是和都最放松的时候,就像回到了小时候。

那个时候,夏莉莎也经常在嘴上欺负和都。

和都有时候会问她要不要回房间睡,夏莉莎转过头,看着她,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说:“我会工作到很晚,会打扰到你,就在这里睡了。”

和都不知道说什么,站在实验室门口,握着门把,沉默了一会儿,只好点了点头,替她关上了门。

时间就在这样的平淡又充满距离感之间度过了一年,夏莉莎发表了几篇论文,还获得了学术界的一些奖项。但是夏莉莎却根本没有去参加所谓的颁奖礼,和都有些不解,夏莉莎却说她追求的不是那些。

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是皱着眉头,说:“还不够。”

当和都问她什么还不够时,夏莉莎又紧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今天医院还算比较空闲,和都拿着病历一篇一篇翻着,来自自家母亲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妈妈?”和都有些好奇妈妈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点打过来。

“和都,你在上班吗?”橘家主母有些迟疑地问的。

“啊,嗯。”和都更为不解,这个时间,妈妈肯定是知道她在上班的呀。

“抱歉呢,只是不想你在家里接到这个电话,今天下班后能回家一趟吗?”和都的母亲又接着说道。

“有什么事吗?”和都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妈妈的态度有些奇怪。

“别担心,家中没有事,只是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一下。”

“…嗯,好。”似乎有些预感,妈妈想说的话可能跟夏莉莎有关,不然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是因为担心在家里打电话的话,被夏莉莎知道吗?

于是,下班以后,和都跟值班医生交接好工作就直接坐车回到了自己的本家。早前想打电话告诉给夏莉莎一声的时候,和都却先一步接到了波多野太太的电话,说夏莉莎出去了,晚上会晚一点回来。连电话现在都不愿意给她打吗?和都握着手机,看着车窗外渐渐西沉的太阳。

来到本家,发现爸爸不在,只有妈妈早早准备好了红茶坐在沙发边,和都也不由得有些紧张。

她坐过去,看着妈妈,问她:“妈妈有什么事想跟我说吗?”

“你…最近还好吗?”母亲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

“我很好。”和都笑着回答着。

“那夏莉莎呢?”母亲又问。
“…她,也很好…”和都不知道现在的夏莉莎算不算得上好,但是像波多野太太说的,现在的夏莉莎跟以前一样,那么应该也是好的。

“是吗?”母亲看着和都那失落怅然的表情,淡淡地反问着。

“妈妈叫我回来就是问这个吗?”和都不太明白。

“和都,不管怎样,你都是我的好孩子。我相信你。”母亲又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和都心中的疑虑更加浓厚,她有些着急地抓住妈妈的胳膊。

“双叶家,要求你去做个生育检查。”母亲看着和都,将叫和都回来的目的慢慢说了出来。

“…什么?”和都有些不敢相信,要求去做生育检查,不异于是对omega直接的质疑,带着最直接的侮辱。

虽然目前,omega与alpha在法律上享受同等的权利,但是很多时候,社会的天秤始终都是偏向alpha的。

就拿这个生育检查来说,是因为许多alpha与omega结合,其直接目的就是繁衍后代,一年一个孩子是非常正常的现象,生育对于omega来说是最重要的价值,如果一个omega无法生育的话,那么alpha可以向法院申请强制离婚,就算标记后也可以动用手术进行恢复。

和都当然知道那个恢复腺体手术只是虚有其表,很多被强制离婚的omega只不过是alpha玩腻的借口罢了。

“为什么会突然让我去做生育检查?”和都问道。

“怎么会是突然呢?双叶家从半年前就开始不停催促了。”母亲拉着和都的手,非常痛心地问,“和都,你真的无法怀上夏莉莎的孩子吗?”

“不……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和都震惊地从妈妈那里知道了这件事,她张大着眼睛,嘴唇微微张开,她现在有些混乱,如果说这件事早就在半年前开始,为什么只有她现在才知道呢?
“难道夏莉莎没有跟你说过吗?”难道夏莉莎从来都没有向和都提起过这个问题吗?
“不,她什么都没有跟我说过。”和都在说出这句话时,胸口的悸痛随着心跳逐渐加强。

“……她……”母亲顿时慌了神,她记得,当时她找到夏莉莎的时候,夏莉莎让她安心,她会处理好的。所以,夏莉莎都是在骗她吗?

“她……想跟我离婚吧……”和都惨笑了一声,她说的是疑问句,却带着肯定的语气。

夏莉莎不告诉她,让她以为一切都好,但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却让和都不敢相信这是夏莉莎的所作所为,她时常念叨的那句还不够,是这件事吗?

和都站起来,她哭不出来,夏莉莎不一样,她跟其他的alpha不同,但是,到头来,她又对夏莉莎有多少了解呢?


夏莉莎回到双叶本家,刚一进门,就看到健人给她使了个“糟糕”的眼神,夏莉莎撇了一下嘴,烦躁得用手抓了一下头发。

她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客厅,对着坐在沙发上的父亲鞠躬,“父亲,母亲。”

“你应该知道我叫你回来做什么。”不用听语气,就可以感受到父亲的怒气,夏莉莎眼神往天花板上一瞟,叹了一口气。

“但是我不同意,让自己的妻子做生育检查,这太可笑了。”夏莉莎将生育检查的文件从牛皮纸袋里拿了出来,丢到茶几上。

“这事由不得你,如果她真的没办法生下双叶家的后代,那么你只有离婚,我会给你安排下一个。”

“不是她没办法,是我没办法,你换几个都一样。”夏莉莎耸了一下肩膀,她走过去,坐到父亲的对面,眼神直视着那位平日对她严厉的父亲。

“你说什么?”夏莉莎的父亲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再说一遍?”

“我说,是我没办法让她怀孕罢了,跟她无关,我可不想因为自己的问题,而让她背了黑锅。”夏莉莎玩着自己额前的刘海,满不在乎地说。

“胡闹!这绝不可能!”夏莉莎的父亲激动地站起来,他甚至因为受到巨大的刺激有些咳嗽。

健人跟夏莉莎的母亲都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最先还是健人先反应过来,他走过去将夏莉莎拉起来,低声问,“你胡说什么?”

夏莉莎甩开健人的手,她皱着眉说,“你们应该知道我大学对着发情期的omega都无法产生信息素的事吧?当时,不是你还出面解决了这个不依不饶的omega吗?”

夏莉莎的父亲当然记得,那个时候,那个omega纠缠不休,说夏莉莎跟她发生了关系,所以要求双叶家给她一个说法,不然她将颜面无存。结果一直到最后,检测出的信息素中与夏莉莎没有丝毫关系,那个omega最后还羞怒地想要自杀,最后被救了回来退了学。

但是,他只是以为有人想要陷害夏莉莎而已。

“你——你真的——”夏莉莎的父亲走过去,双手按在夏莉莎的肩膀上,那沉重的力量让夏莉莎感觉到疼痛。

“是的。我没办法让任何omega怀孕。”夏莉莎直视着男人的眼睛,她看到父亲眼神中的希望被她的话语击碎,她有一瞬间露出了动摇的眼神,很快她又低声说,“并不是生理上的。”

父亲抬起头看着她,似乎想从她的话中找出什么破绽,好让他反驳她。但是夏莉莎只是平静地看着他,认真的眼神让他颓然地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夏莉莎的母亲有些担心,走过去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健人看着现在僵持的局面,只好出来缓和气氛,“其实也没什么呀,夏莉莎身体没问题,只要再多给夏莉莎跟和都接触的时间,我相信夏莉莎会慢慢了解到与omega的相处方法的。是吧?夏莉莎?”

对于健人抛来的阶梯,夏莉莎视而不见,她说:“我对交配这种行为没有兴趣。”

“啪!”夏莉莎的话音刚落,父亲就极快地冲到夏莉莎的面前,抬手给了她一巴掌,夏莉莎嘴角慢慢渗出一丝血痕。

“我不管你有没有兴趣,以后每周回来,让医生给你好好看看。”父亲捏紧了拳头,坐在沙发上说。

“好。”夏莉莎低着头,回答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本家。


当她回到221b的时候,和都正坐在实验室的沙发上,她看到夏莉莎回来了以后,站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夏莉莎侧了一下脸,刘海挡住了红肿的右颊。

“我等你回来。”和都没有注意到夏莉莎的不同,目光呆滞地看着夏莉莎的方向,但是眼睛里却没有聚焦。

“啊…嗯,早点休息吧。我还有两篇论文要看,就不上去……”夏莉莎一边往自己的试验台走过去,将自己的大衣脱下来随意地丢在椅子上,一边若无其事地说着。

“你要跟我离婚吗?”突然就被和都的问题打断了动作的连贯性,她手刚碰到桌子上的咖啡杯,就停了下来。

“什么?”夏莉莎转过头,看着和都。

“我说,你要跟我离婚吗?”和都鼓起勇气抬头看着夏莉莎的眼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已经积聚了不少泪水。

“没有。”夏莉莎感觉到心口一阵针扎般疼痛,她极快地否认。

“那——”和都还想问什么,眼神脆弱得摇摇欲坠,她披散着黑发,整个人显得非常无助。

甚至在夏莉莎看来,还显得非常地动人。

“我说没有,现在你出去。”夏莉莎的眼神更加动摇,她似乎在极力忍耐着,她走到门口将门打开,指了指外面。

和都听到她的回答,但是心中却并没有感觉到安稳。她还想接着问夏莉莎,但是夏莉莎背对着她,并不想跟她交流。

和都只好慢慢走到门口,在她一脚踏出房门的时候,下一个瞬间,夏莉莎就马上把房门关上,并落了锁。

房间里的夏莉莎飞快地跑到自己的电脑桌边,从抽屉里翻出透明的抑制剂,她喘息着打开包装,眼眶发红,淡淡的温暖香味从颈后散出,她飞快地将针头扎进自己的手臂中,额头隐隐冒出一层薄汗,身体的躁动随着抑制剂的作用慢慢被平息下来。

看着和都哭泣的样子,心中的悸动让她无法忽视,夏莉莎坐在椅子上,垂着脸,将手中空掉的抑制剂摔到墙上,半天才从牙缝中吐出两个字,“可恶。”

这一点都不像她。



——tbc



评论(41)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