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夏橘——包办婚姻chapter3(abo设定)

感谢大家一直在看,希望得到大家的评论,让我及时知道哪里没对,我就好改呀~

人物ooc,狗血,不喜勿骂,感恩。


chapter 3



夏莉莎听着父亲的话,张大了眼睛,她不得不提高音调,来显示自己不满。

“爸爸,我才结婚3天!”

除此之外,夏莉莎对于自己的父亲,也没有放肆到说出其他的讽刺的话语,虽然她非常拿手。

“alpha与omega结婚,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传宗接代,你要为双叶家留下优秀的后代,是你的责任,也是和都的责任。”父亲的话通过电流传入耳朵,声音维持在50分贝以下,却让夏莉莎感到非常刺耳。

双叶家早就不再是以前那个风光无限的八大家族之一,自从第30代家主开始分化成beta以后,已经逐渐被其他家族排挤在外,仿佛家族中必须要有个alpha才配与他们交往。

可能,其他性别的人,天生就不该与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有过多的接触。

夏莉莎抬了抬嘴角,可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笑意。

一直到夏莉莎的父亲分化成alpha以后,家族更是对父亲倾尽所有,打点好了一切,就是为了双叶家能够东山再起,但是一朝落败,再想重振旗鼓却是难如登天。

父亲的一生都在为双叶家做打算,唯一一件违背双叶家安排的就是与家族安排的omega解除了婚约,娶了身为beta的母亲。

“您不能说这样的话。哥哥不也是——”夏莉莎想要反驳自己的父亲。但是——

“你哥哥,你知道你哥哥为什么不能结婚。那都是因为你——”父亲打断了她的话,提起的事让夏莉莎感到难受,她沉默了下来。

双叶健人,在为她收拾烂摊子的时候,被歹徒重伤,注射了超量抑制剂,导致alpha腺体终身受损,已经无法释放信息素,无法将自己的信息素基因遗传给下一代。

当时躺在病床上的兄长,摸着趴在他肩膀上抽泣的夏莉莎的短发,说:“我觉得现在挺好的,你不是说讨厌这种原始本能吗?只是,要辛苦你了。”

夏莉莎记得当时她只是久久地无声地哭泣,并且说不出一句道歉。

“我知道了……”夏莉莎沉默良久,才吐出这句话。她对生下继承人这件事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一想到和都,夏莉莎感觉到根本做不出这种事。

“生下继承人,是你的首要任务。我也不指望你成为双叶家的家主,但是唯独这个要求,你不能违背。”父亲丢下这句话后,就挂断了。

夏莉莎天生热爱自由,在每次在其他家族举行的宴会中,做尽了让对方颜面扫地的事,不管父亲怎么惩罚她,她都一如既往我行我素。当时已经成年的双叶健人为夏莉莎挡去了大部分的压力,而双叶下一任家主也应当是由双叶健人继承。

如果没有那件事的话。

但是世事难料,双叶健人出事以后,父亲想将继承人的位置传给夏莉莎,但是夏莉莎劣迹斑斑,与其他家族素来不和,而她也志不在此。

最终,只好让她结婚,生下继承人,剩下这一选择。


和都端着夏莉莎带回来的咖啡杯,走近夏莉莎的书房兼实验室,夏莉莎站在房间中心,手里拿着电话若有所思的样子。

让和都感到奇怪,她将咖啡杯放到矮几上,轻轻走到夏莉莎的面前,问她,“你怎么了?”

夏莉莎慢悠悠地将视线移到和都的脸上,她想了想,斟酌了一下用语,“你愿意为我生下我的孩子吗?”

“啊?”和都疑惑中带着惊讶,又从惊讶变成羞涩。

她跟她结婚,难道这件事不算在里面的吗?原本——原本就会发生的呀,怎么就突然说出这种话来了呢?

但是——她其实也充满了疑惑,她见过太多omega死在产房,在医院中,拼死生下孩子的omega死在手术台上的时候都还那么年轻。甚至有次她在抢救一位男性omega的时候,对方拉着她的手,那深陷的眼眶透着狂热的光,他苍白的嘴唇,颤抖着吐出几个字——别救我,让我死。

仿佛死亡才是他的希望一般,让和都停顿了那么几秒,就被旁边的alpha医生撞开,说着果然omega就是靠不住这种话。

和都不确定——她并不想要这样的人生。

“……”夏莉莎又收回了视线,她只是不想伤害和都,这个糟糕透顶的世界,把她,把和都都当成了繁衍后代的生育工具吗?

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又重新说道,“我不喜欢孩子,也不想要孩子。我不会标记你,所以你是自由的。”

和都听到夏莉莎这样说,摸不准她的意思。

她是自由的——这句话让和都心动,同时也带着一丝心痛。她是自由的,同样,夏莉莎也是自由的。

就在这个时候,书房门被打开了,双叶健人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

夏莉莎跟和都转头看着他,他手里拿着两张机票,晃了晃,笑着说:“给你们的新婚礼物,夏威夷蜜月7日游。”

夏莉莎走过去抢过健人手中的机票,正想发作,就看到和都眨巴了大眼睛盯着她,她只好将机票收下,然后咬牙切齿地说:“真是多谢你了。”

“谢谢哥哥。”和都也乖巧地道谢。

“不客气。明天早上十点的飞机,玩得开心。”健人没有搭理自己的妹妹,反而对和都笑容可掬。

“是爸爸让你做的?”夏莉莎把手里的机票交到和都手里,走到自己的电脑桌边,漫不经心地敲打着键盘。

“是我。我只有20分钟,我得走了。”健人拍了拍手,冲和都点了一下头,就退出了房间。

“夏莉莎,我们——”和都手里拿着机票,有些不知所措。

“那就准备一下。”夏莉莎头也没有回,趴在电脑边,好像在演算着什么。

“你的行李呢?”

“你准备就好。”

和都噘了一下嘴,看着夏莉莎没有再搭理自己的意思,只好把机票收好,悄声退出了房间。

走到楼上房间,和都将行李箱搬出来,开始整理两个人需要换洗的衣物,回忆着这两天夏莉莎的穿衣习惯,除了黑衬衫就是白衬衫,而且把袖口跟领口都一丝不苟地扣好,也将柔软卷曲的头发好好打理着服帖在脑后,有时候她还会戴上随手扔在桌子上的无框防蓝光眼镜。——整个人看起来就是非常冷淡,和都暗叹一声,夏莉莎真的长得非常好看。

当和都打开手机查了一下夏威夷的天气后,对着一柜子的衬衣开始发愁。

她快速整理好自己的衣物以后,拿了两件夏莉莎的衬衫叠好,又从夏莉莎那硕大的衣柜里翻出来看起来像是夏天穿的黑色长裙以及雪纺宽袖衬衣。

和都看了看满满当当的一箱子衣物,她的衣服跟夏莉莎的衣服紧紧挨在一起,和都满意地将箱子扣上,才有空幻想到了夏威夷以后怎么玩。

突然,她想到刚才夏莉莎问她的问题,关于孩子什么的——她咬着下唇,有些为难,生下夏莉莎的孩子是她的责任,但是她心里却隐隐抗拒这个责任,让她感到对夏莉莎有些愧疚。

但是,夏莉莎说她不喜欢孩子,是看出来她的想法吗?

一直到晚间,夏莉莎今天也安然地睡在和都身边。和都适应了黑暗,窗外的月光撒了进来,几乎都可以看到安静地躺在床上的夏莉莎的模样,轻轻合上的眼睛,纤长的睫毛毛绒绒的,让和都忍不住伸出食指去触碰。

刚刚碰到,夏莉莎就皱了一下眉头,和都像被烫到一般收回手,但是夏莉莎只是呢喃了一声,又往和都的方向偏了一下头,并没有醒过来。

月光照在地板上,银白色让和都想到了夏莉莎衬衫的颜色,她轻轻躺下,手指勾住夏莉莎睡衣的一角,无声的口型说着,晚安。


第二日,和都早夏莉莎先行醒来,去了楼下厨房给夏莉莎准备好了西式的早餐,也泡好了咖啡,才上楼去叫她。

但是没想到夏莉莎正在换衣服,精瘦的身体暴露在和都的眼前,让和都受惊,让她脸发烫,让她不敢去看,匆忙说了一句早餐准备好了就跑下楼。

光着身体的夏莉莎,莫名其妙的挠了一下下巴,又漫不经心地开始穿衣服。

等到下楼的时候,看到桌子上摆着西式的早餐,还有她需要的咖啡,看着和都紧张地站在一边看着她,她皱着眉说:“我不吃早餐的,波多野太太没跟你说过吗?”
和都泄气地说,“但是如果不吃早餐的话容易引起胆结石啊。”

夏莉莎顿了顿,又说:“喝咖啡就可以了。还有,快点收拾了我们去机场。”

和都认命般又将夏莉莎的那份早餐塞进自己的胃里,对于她来说,浪费是可耻的。

经过几个小时的旅程,两人终于到了夏威夷,一下飞机就感觉到了与日本还有些寒冷的春天气候不同的热浪。

和都额头都有些冒汗,扭头去看穿着黑夹克的夏莉莎,一脸的淡然,仿佛气候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来到酒店以后,和都就立刻去换上了凉爽的衣服,穿着半袖质地轻薄的白色连衣裙,头发扎成了高马尾,看起来非常的柔美。

和都问她,“夏莉莎你不热吗?”指着还穿着外套的夏莉莎。

“不。”夏莉莎低着头看着酒店里放着的旅游指南,指尖在书页上来回滑动。

“我们去海边吧?”和都兴奋地说,但是又想到了什么,她又说,“去之前得去买泳衣才行。”
“好。”一路上夏莉莎可谓是惜字如金,刚开始和都以为她不开心,但是后面见她并没有显得不耐烦才放下心。

酒店楼下就有贩卖泳衣的商店,夏莉莎走了进去,慢慢踱着步子,眼睛也一上一下扫着挂在架子上的泳衣。和都走到连体泳衣区,找了两件款式保守的准备去结账。

但是却被夏莉莎拦住了,夏莉莎看着和都手里的泳衣,嘴里发出嫌弃的声音,“啧。”

“什么啊?”和都不服气地回嘴。

“放下,穿这个。”夏莉莎将手里选好的递给她。

“您眼光真好,是今年流行的款式呢。”导购站在一旁附和道。

“不要,太暴露了。”和都拿起来看了看,分体式,系带式,布料少得可怜,她可从来没有穿过比基尼。

导购还想说一些营销的话,就被夏莉莎抢了话头,“结账。”

说着不等和都再说反对的话,就拉着她出门了。

“喂!你干嘛!我都说了不要穿这个,要穿你穿。”和都挣开夏莉莎的手,生气地说。

“我紫外线过敏,不能去玩水。”夏莉莎笑着解释着。

“那你还说去海边?”和都埋冤她。

“是你说要去的。”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可以看着你玩。”

“……我们还是去其他地方吧?”

“不用。”

最后还是来到了海边,让有过敏症的夏莉莎坐在遮阳伞下,和都裹着浴巾扭扭捏捏地在旁边,拧开防晒油在自己的腿上跟手臂上涂抹着。

最终,还是穿上了夏莉莎选的比基尼,选了其中的一件系带式的。

夏莉莎还穿着衬衫跟长裤,但是高跟鞋已经被踢到一边,光着脚玩着沙子。看着和都在一边遮遮掩掩地涂抹着防晒油,眯着眼睛笑了一下。

“我来给你涂背后。”夏莉莎拿着防晒油,举起来,露出一个可以称为爽朗的笑容。

“啊?……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和都脸耳朵尖都红了起来。

“你怎么涂后背?”夏莉莎反问着,气定神闲的样子让和都咬了着下唇,犹豫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夏莉莎将透明的防晒油挤到自己的手心,然后用手指推开,才轻轻贴到和都的背上,力度适中地涂抹着。

和都感受着与外界天气不同的,微凉的夏莉莎的手指,心跳不由得加快了许多。这种亲密的事,让她来做,似乎也没什么不妥,毕竟,她们已经结婚了。

听到一声清脆的吧嗒声,夏莉莎扣上盖子,说:“好了,去玩吧。”

和都点了点头,“谢谢。”

然后站起来的时候还拿着浴巾遮挡了一下,夏莉莎说:“把浴巾放下吧,我在这里等你。”说完,夏莉莎躺了下去,闭着眼睛双手交叠放在脑后,一副享受的样子。

和都看着这样的夏莉莎,有些安心,才慢慢将浴巾放下后,一步三回头地走到了可以玩水的浅水区。夏莉莎等到和都走开了以后,她就睁开了眼睛——虽然是有些意识到的事,但是没想到这家伙身材还蛮好的。跟alpha根本不一样的身型,更加丰盈,大致有些了解的胸部,还有挺翘的臀部。

在一群外国人中,和都娇小的身影有些不那么明显,夏莉莎隔了一会儿就得注意她在那里,毕竟她还没有被标记,被一些不怀好意的人盯上就麻烦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穿着衬衣长裤来海滩的。”旁边响起一个声音。

夏莉莎扭头去看,是一位亚洲女性,她微微笑着,给人一股亲切的感觉。

夏莉莎没有回话,又把视线转到和都身上。

“双叶,你不记得我了?”那位女性又开口了。

“……你是谁?”夏莉莎皱着眉,眼睛盯着面前这位女性,大脑在飞快地搜索与这位女性相关的信息,可惜一无所获。

“入川真理子,犯罪心理学,论文。”自称入川真理子的女性只简单说着几个词语。

夏莉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她想起来了,眼前这位女性跟她同校,同时也写了几篇关于犯罪心理学的论文,两个人有过短暂的交集,她比夏莉莎早毕业。如果不是今天又遇见的话,夏莉莎根本就记不住她。

“和橘医生来的?”入川真理子又一次开口,每次说的话都让夏莉莎惊讶。“啊…不好意思,现在应该称双叶医生了。”

“我说——”夏莉莎坐起身来,被压制的短发翘了起来。

“入川医生!”和都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打断了夏莉莎的话,远远的就看到浑身带着水珠的人小跑步的移动到遮阳伞下。

“双叶医生。”入川真理子也笑着点头示意。

这时和都第一次听到别人这样称呼她,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半躺在一边一脸不耐烦的夏莉莎。

“您怎么也在这里?”和都无视了夏莉莎无礼的行为。

“我来这里参加一个会议,没想到在这里碰见大学的学妹。”入川真理子带着温柔的笑意,说。

“学妹?”这下轮到和都惊讶了,她看了看这里的第三个人,“您是说夏莉莎吗?”

“嗯。”真理子点了点头。

“没想到你们也认识,这真是太巧了,入川医生是我的同事,她在精神科。”和都兴奋地对着夏莉莎介绍。

“啊,嗯。”夏莉莎看着真理子,点了点头。

“不打扰你们了。我只是悄悄溜出来的,我先走了。”真理子说完就离开了。

和都还沉浸在刚才的巧合中,她微微笑着说,“等晚间我们要不要跟入川医生一起吃个饭呢?”

夏莉莎看着真理子离开的方向,她对这个真理子一直都有一股奇怪的感觉,她想了起来,当时在大学里的时候,两个人就研究课题讨论的时候,真理子经常会有些对她来说过于亲密的动作,比如说拍肩,或者摸头发。

虽然只让真理子得逞了一次,但是后续真理子并没有因为她带着怒气的躲避而减少这种行为,夏莉莎烦恼地皱起了眉头。

入川真理子,喜欢动手动脚的,真不是什么好习惯。

“呐,夏莉莎,我们邀请入川医生一起吃晚饭怎么样?”和都跪坐在夏莉莎的身边,双手拉着夏莉莎的胳膊,一脸期待地看着夏莉莎。

“啊…嗯,好啊…”夏莉莎看着穿着清凉的和都,眼珠子转了转,答应了下来。

结果,晚间三人的晚餐结束以后,等到夏莉莎结账时,真理子对着和都说了一句话。

“你知道,夏莉莎不喜欢omega吗?”


——tbc


评论(24)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