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夏橘——包办婚姻chapter2(abo设定(

chapter 2


隔日清晨,夏莉莎早和都先醒,她躺在床上看着白色花纹的天花板,呆滞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是二楼卧室。

毕竟平时她都是待在楼下实验室里的。

她打了个哈欠,然后伸了一下懒腰,手碰到另外一个温热的身体,夏莉莎一惊,翻身过去一看,发现和都微微蜷缩在她的身边,黑色的头发散开在白色的枕头上,像冬日清晨的大雾一般飘渺,夏莉莎瞪大了眼睛,和都离她非常近,额头若有似无般挨着夏莉莎的肩头。她穿着夏莉莎给她的吊带睡衣,因为侧睡的姿势,夏莉莎可以看到丰满的胸口挤压成深深的沟壑,她的睫毛卷翘,夏莉莎凑近了去观察,才发现医生小姐连睡觉的时候,嘴角都有些微微嘟了起来,粉色的干燥的嘴唇右上方有颗小小的痣,和都突然皱了一下眉头,夏莉莎就看着医生小姐慢慢张开了眼睛,朦胧中带着水汽。她看着夏莉莎,夏莉莎看着她。

在春日的晨光中,和都承受不住夏莉莎那近乎于观察的对视,她眉头一松,将眼神一低,看到了夏莉莎裸露在外面的锁骨,深深的镶嵌在她苍白的肌肤上。

她可真瘦,一点都不像是个alpha,毕竟alpha身体都是很强壮的。

想到这里,和都又抬眼看了一下还盯着她不放的夏莉莎,又很快移开视线,为了缓解紧张,她开口:“早安,夏莉莎。”

可能因为早上有些缺水,嗓子哑了,说到一半,只剩下气声。

而那一声与其说是问候,更像是挑逗,果不其然,夏莉莎抬起嘴角,给了和都一个略显轻浮的笑容。和都顿时满脸通红,她有些害羞的动了一下身体,然后背过身去。

“你会泡咖啡吗?”听到身后的夏莉莎问,和都只好忍住害羞又转过去,点了点头。

“那去给我泡咖啡,要82度的。”夏莉莎丢下这句话,然后掀开被子就下了床,光着脚啪嗒啪嗒的跑下了楼,途中还听见波多野太太跟她打招呼的声音。

和都慢慢坐起身,看着左手上的戒指,只是简单的样式,和都满足地叹息着,从小就开始期待的婚姻生活正式开始。

请多关照,夏莉莎。

和都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说道。

换好衣服,她走到楼下的厨房里,看到波多野太太正在做早餐,她有些莫名的难为情,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早安,和都小姐。”波多野太太笑着跟她打着招呼。

“早安,您叫我和都就可以了。”和都慢慢走过去,也跟着笑起来,“我来帮您吧。”

“不用,应该比较累吧?你休息一下,我马上就做好了。”波多野太太带着有些揶揄的笑容,眼神飘到和都的胸口以下又回到脸上。

“我不累,休息得很好。那我来帮忙摆盘吧。”和都一脸天然的回道。

这下轮到波多野太太疑惑,她正要开口说什么,就听到从门口传来的碎碎念,“我的咖啡呢?应该第一时间把我的咖啡泡好吧?只要82度的,多了少了都不行,喂~喂~喂~你不要摆盘了,给我去泡咖啡。”

和都手里拿着碗,看着夏莉莎,半天才反应过来,“啊~抱歉,我马上给你泡。”把碗放下,将热水壶里注满,打开电源,又着手去拿柜子上的咖啡豆。

夏莉莎看了看,才又慢慢挪到实验室里。

波多野太太回头,给了个直球,“呐,和都,昨天晚上夏莉莎有标记你吗?”

“啪——”和都手里的杯子摔在地上,她从进这房子就不停的脸红,她连忙蹲下去捡起杯子的碎片。一边吞吞吐吐的说,“啊……嗯……”

“这样啊,我还以为夏莉莎不懂这些呢。”波多野太太见到害羞的和都,有些打趣地说道。同时看着地上的杯子碎片,有些迟疑着。

“这个应该所有人都知道吧。”和都嘟嘟囔囔的,她将杯子的碎片放进垃圾桶里,拍了拍手。

“那可不一定,夏莉莎除外,有时候她惹你生气了,你要直接说出来,不然她根本就不知道。”波多野太太说,看着垃圾桶,叹了口气。

“嗯……夏莉莎她没有惹我生气,她很好……”和都没有注意到波多野太太的不自然,又看了看柜台上,只有一只玻璃杯,没办法只好用玻璃杯来装夏莉莎的咖啡了。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波多野太太将早饭摆好,“你去把咖啡给她送过去,然后过来吃早饭吧。”

看着桌子上只有两份早餐,和都有些犹豫,她想了一下才开口,“只有两份吗?”

“嗯,夏莉莎不吃早餐的,她只喝咖啡。”波多野太太解释道。

“嗯……”虽然如此,作为医生的和都却有些不赞同,她看了看杯子里的咖啡,想了一下夏莉莎好像一直在英国生活,应该不太习惯日本的早餐,明天给她做一份西式早餐看看。

打定了主意,和都用托盘将玻璃杯放上去后就往实验室里走去。

打开实验室的门,就看到夏莉莎连睡衣都没换,黑色的短发凌乱地翘起,光着脚扑在电脑边,飞快地打着字。

她也没有回头,也没有出声,和都站在旁边好一会儿,才开口,“夏莉莎,咖啡泡好了哦。”

“嗯?”夏莉莎才转过头,“原来你在啊?”

“……”有些惊讶这个人的专注程度,但是想到她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大学教授,而且也听健人哥哥说过夏莉莎对学术研究的沉迷,对于刚刚她这个让人产生不快的回应倒也释然了。

“你的咖啡。”和都一手抱着托盘,一手指了指放在独椅沙发边茶几上的玻璃杯。

夏莉莎快歩走过去坐着,看到茶几上的玻璃杯,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我的咖啡杯呢?!”不可置信地看着和都,那个眼神仿佛是在质疑她有没有智商。

“碎了。”和都头一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心虚。

“碎了?”夏莉莎更不敢相信地站起来,“那可是我用了十一年的杯子!”恼怒的声音,让和都缩了一下肩膀。

“…抱歉。”和都将托盘换成两只手抱着胸口,小心翼翼看着面前的夏莉莎紧紧扭着她的眉毛,看起来非常生气的样子。“我再给你买个一模一样的。”

“……”夏莉莎看了看和都,愣了半晌,她才颓然坐到沙发上,双手抱着头,说:“啊!你出去吧。”

“真的很抱歉,我——”和都还想再说什么。

“出去。”但是夏莉莎却阻止了她接下来的话,她冷淡地站了起来,将玻璃杯递到和都面前,示意她赶紧出去。

和都抿了一下嘴唇,没有说话,接过一口都没有喝的咖啡,刚刚退出房间,夏莉莎就将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和都垂下了肩膀,难过得想掉眼泪,但是一想到自己失手打碎了夏莉莎的杯子,又非常自责,她连忙吸了吸鼻子,忍住自己想哭的情绪,走到厨房里,将垃圾桶的杯子碎片全部找出来。

波多野太太走过来,看到和都拿着碎掉的咖啡杯皱着眉头,问她:“和都,你怎么了?”
“唔…杯子碎了,夏莉莎很生气……”和都可怜巴巴的说。

波多野太太又叹了一口气,她早该想到这个问题,当时也怪自己想都没想就问出了那么私密的事,她蹲了下去,拉住和都的手,“我们等下出门去看看有没有一样的吧?”

“好的,谢谢你,波多野太太。”和都感激地说,对这一片她是不太熟悉的,如果波多野太太作陪的话那就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只是——和都看着手里的杯子碎片,夏莉莎会想要新杯子吗?


吃过早饭以后,和都就跟着波多野太太出门了,在附近的商店里逛了逛,一直中午都没有看到一样的杯子。和都有些泄气,她抿着嘴唇,看着街道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最后把手机打开,想在网络上搜索一下看看有没有类似的款式。

她看了一圈以后,收藏了几个类似的款式,然后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对波多野太太说,“我们回去吧?该吃午饭了,夏莉莎一个人在家里。”

波多野太太露出意料之中的笑容,点了点头,说:“也是,一时半会儿也急不来,先回家做饭吧。不叫夏莉莎吃饭的话,她可能会饿死在实验台上。”

“她不知道饿的吗?”和都奇怪地问。

“别看她是个大学教授,可是生活水平连小学生都没有哦。所以她的父母之前也不同意她搬出来。”波多野太太说着夏莉莎的事,和都意外地感觉非常有趣。

但是一走到门口,想到夏莉莎早上那么凶的样子,和都又有些犯怵,站在玄关处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波多野太太拍了拍和都的肩头,安慰道:“夏莉莎也是半会儿脾气,不会为了杯子就生那么久的气的。”

和都垂着肩膀,无精打采地点了点头。

可是等到进屋了以后才发现,实验室里空无一人,夏莉莎不在家里,波多野太太拨通了夏莉莎的电话,和都却在卧室里找到夏莉莎的手机。

看着和都拿着夏莉莎的手机走下来,波多野太太愣了一下,想了想,说:“可能去学校了。”

和都点了点头,坐在客厅里等着夏莉莎回来。可是一直到了傍晚,夏莉莎都没有回来的迹象。

看着窗外慢慢暗沉下来的天气,看起来会有一场大雨,和都又走到玄关穿好鞋,拿着伞准备去找夏莉莎,招了出租车报上了夏莉莎任职大学的名字。

和都心里的不安在慢慢扩大,她甚至会想是不是因为杯子的事,所以夏莉莎才一声不响地出去了。

到了大学,和都才惊讶的发现,她根本不知道夏莉莎在大学里的什么院系任职,只好厚着脸皮打电话给妈妈。

“妈妈,夏莉莎是在大学的哪个院系啊?”和都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感到莫名的羞耻。

“哦~你不是不想知道吗?”果然母亲的声音带着调侃。

那是因为她在偷听到父母说夏莉莎根本就不想结婚后,生气又难堪的气话。

“妈妈!”和都羞红了脸,嗔道。

“好了好了,夏莉莎应该是在生物系的实验室中任职,虽然她只短短教过几堂课。”

“嗯,好的。那我挂了。”

“就这样?”

“就这样。”

挂了电话,和都匆匆按照指示牌往生物院系走过去,到了以后问到夏莉莎是否来过。

有着一头卷发的男性beta笑着摇了摇头,他走过去说:“夏莉莎还在休婚假,而且学校现在也下班了。”

和都低着头,似乎有些不相信地往里面张望了一下,那位男性并不因为她的举动而感到不快,反而有些关切道:“是不是夏莉莎出了什么事?她确实没有在这里,如果你不赶时间的话,我可以带你进去看看。”

和都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好的,那麻烦你带路了。”

卷发男性摆了摆手,然后伸手,“那么请跟我来。”

正如眼前这个人所说,在整个办公区都没有多少人,走到了顶楼,卷发男性把实验室打开,转身给和都介绍道:“这里就是夏莉莎工作的地方。”

和都看着乱七八糟的工作台,上面摆满了器皿,还有非常多的巧克力盒。

看着空无一人的实验室,和都有些失望,她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卷发男性说:“抱歉,谢谢你。”

卷发男性扶了一下眼镜,点了点头。

和都默默走出办公大楼,外面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雨,把伞打开后,在雨里站了好一会儿,和都才打给健人哥哥,希望从健人哥哥那里得到什么消息。

“和都小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是不是夏莉莎惹了什么麻烦?”健人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的那个麻烦精妹妹。

“啊,不是的,是因为早上的时候我打碎了夏莉莎的杯子,她很生气,出去后一直到现在都不见人回来。”和都丧气地说着。

“啊~这样啊,没关系的,夏莉莎不会因为一个杯子就离家出走的,她还没有习惯跟人报备行程,她是有事就会忘记其他事的人。别担心好吗?”

“可是……那个杯子是她用了很久的,她很生气。而且她之前也不愿意跟我结婚……”和都越想越悲观,她对夏莉莎真的一点都不了解。

“……那个杯子是她17岁分化成alpha以后,母亲送给她的,因为在此之前母亲都不准她喝咖啡。”健人解释道,他听到和都讲夏莉莎不想跟她结婚这件事,有些为难,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夏莉莎她并不是不想跟你结婚,她只是不愿意听父亲的话罢了。但是她知道是你以后,考虑了一段时间,就同意了,你们俩小时候很合得来不是吗?”

“真的吗?”和都渴望着被认同,哪怕是来自他人的,也希望夏莉莎对她不要抱有厌恶的情绪。

“当然。这件事你应该自己去感受,但是别用常人的判断去看夏莉莎,她不懂的。”健人耐心地解释着,只希望夏莉莎对待这位温柔善良又有些多愁善感的omega小姐温柔一些。

“……嗯,好的,健人哥哥,谢谢你。”和都沉下心来,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准备往家中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波多野太太的电话来了,并告诉她夏莉莎已经回来了。

和都松了一口气,但在回家的途中下起了大雨,慢慢地开始刮风打雷,街边上连个行人都没有,更别说出租车了。她只好迎着雨往回走,走到一半,在她身边停下一辆车,和都转过头,车窗缓缓下降,露出夏莉莎的半张脸。

她好像有些不耐烦,又有些担忧,硬着声音说:“上车。”

和都连忙把伞收回来,然后坐到副驾驶上,系好安全带以后,才发现自己的裤管已经湿了一大半,上衣也湿了不少。

夏莉莎没有转过头,专心地开着车,棱角分明的侧面看起来非常冷峻。

她还是在生气。和都心里这样想。

“对不起……”和都低着头,窗外的雨打在车窗上,啪嗒作响。

“啊?”夏莉莎疑惑出声,她拧着好看的眉头,侧过头看了看缩在副驾驶上抱着胳膊的omega,白色的衬衣已经被打湿,里面内衣的形状透了出来,夏莉莎的眉头皱得更紧。

她难道不知道这样走在外面对于一个omega来说非常危险吗?

“打碎你杯子的事,对不起……”和都匆匆抬起头跟夏莉莎对视了一眼,又将头低了下去。

她这个样子,突然让夏莉莎感觉到一股异奇的保护欲,夏莉莎松开了眉头,她看着因为大雨路况不佳的前方,慢慢将车的速度降下来,然后打开了暖气。

“你就因为这个事所以离家出走的?”夏莉莎开启薄唇,问她。

“我没有离家出走,我是去找你,你离开家一天了……”和都急忙解释道。

夏莉莎听到这句话,抿着嘴唇,她以前要去哪里去做什么,都没有向人告知的习惯,家里人对她也很放心,毕竟她是个alpha又从小学了一些格斗的技术,根本不需要担心她的安危,反而比较担心其他的人找上门来。

“我出门办事。”夏莉莎憋了半天,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行程讲了出来。

“手机也没有带……”和都有些委屈,她这个人出门都不会告诉她一声的吗?

“忘记了,我不太用手机。”夏莉莎又接着说,耐心的程度连她自己都有些惊讶。

“下回不要忘记,联系不到你,我很担心。”和都拨弄着自己的手指,她看着窗外的闪电,轻声细语。

这下夏莉莎更不习惯这种氛围,她从来没有接受过来自一个omega的关心,如果说这算是正常的夫妻之间的对话,那么她承认对这个关系知道的知识少得可怜。

和都只是微微侧着头看着窗外,她美好的下颌线出现在夏莉莎的眼前,黑发因为雨水的关系有些湿润,粘在耳边,脖颈因为动作的关系,形成了流畅的线条,接着是那在之前就看到的丰满圆润的胸部。

夏莉莎深吸了一口气,她转开话题,“我没有生气。”

和都转过头看着她,仿佛她在说假话。

“我承认我当时很生气,”夏莉莎耸了耸肩膀,又接着说,“但是很快我又不生气了。”

和都露出了“真的吗”这种无声询问的表情,夏莉莎不由得又重复了一遍,“我没有在生气了。”

这时,和都才安心了,她笑着点了点头,脸上的酒窝立刻就绽放开来。

回到家了以后,夏莉莎又钻进了自己的实验室,和都抱着自己的胳膊搓了搓,感觉有些冷的时候,肩膀上多了一条干燥的毛巾。

是波多野太太,站在她身后,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波多野太太,让您担心了。”和都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夏莉莎她比我更担心哦,看到下起雨以后就出去了,明明才刚回来。”波多野太太好心情的说着,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夏莉莎会不嫌麻烦出去接人呢。

“……嗯,给她添麻烦了……”和都有些羞涩。

“说什么傻话,来,过了喝杯姜茶,去去寒气。”波多野太太拉着和都走入和室,去厨房端了姜茶出来。

而装姜茶的杯子跟之前她摔碎夏莉莎的杯子一样,只是颜色不同。

“这个……?”和都疑惑得看着波多野太太,指了指对方手中的杯子,有些惊讶,“您买的吗?”

“啊,不是,是夏莉莎带回来的哦。”波多野太太看了以后,就猜到和都会有这个反应,这两位还真的可爱的,都笨拙得想要对对方示好呢。

和都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巴的样子让波多野太太更想看她精彩的颜艺表演,于是更加坏心眼的说:“好像是定制的,所以夏莉莎才出去了这么久,这杯子是一对哦,她的那只在厨房里。”

果不其然,波多野太太看到了有趣的反应,和都慢慢从惊讶的表情,再到害羞的样子,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位非常可爱的女性。

和都沉默着喝完了杯中的姜茶,就连那辛辣的感觉,都带着一丝甜味,她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然后站起来说:“我来收拾吧,您先去休息吧。”

波多野太太点了点头,站起来离开了和室。

和都走到厨房,果然就看到放在柜子上的,跟她手中同一款式不同颜色的咖啡杯,和都将杯子放到夏莉莎的杯子旁边,微微笑了一下。

她在那里看了许久,才关了灯上楼。

没想到,进门以后,夏莉莎也已经在屋里了,她看到和都进来后,漫不经心地靠着床头,“跟波多野太太聊完了?”

“啊,嗯…”一想到刚刚的事,和都就觉得羞涩不已,她看着夏莉莎修长的身型压在白色的床单上,短发被压得有些翘起,夏莉莎真的非常美丽。

“快去洗澡,你都湿透了。”夏莉莎坐起身,刘海顺着她的动作在额前荡了几荡,犹如和都的心。

“嗯…”和都受不了这样的气氛,飞快得跑进浴室。

夏莉莎见她进去以后,打开了抽屉,看着里面的抑制剂,她纤瘦的手指触碰了一下又离开了,然后将抽屉关上。

今晚夏莉莎也同样睡在和都的身边,她没有伸手去抱住和都,也没有背过身去,只是平躺着,呼吸轻轻浅浅的。

和都闻着夏莉莎身上那若有若无的温暖香味,有些难以入睡。

一直到半夜才昏昏沉沉地睡去,但是很快就被一阵骚动弄醒了。她慢慢睁开眼睛,花费了好一会儿才看清趴在她身上的人是谁。

夏莉莎伏在她的上方,有些冰凉的手指爬进她的睡裙里面,顺着她的腰线在她胸房下方浅浅抚摸着,她的眼睛在暗夜中反射着窗外的光亮。

和都一下子就紧张起来,憋住了呼吸,夏莉莎将头埋了下来,在她的右侧脖子处落下了轻吻,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她在喊她的名字,“和都…”

那是第一次听到夏莉莎喊她的名字,在那一瞬间,和都感觉到颈后的腺体跳动了一下,丝丝甜味开始溢出,她伸手抓住夏莉莎的手臂,紧紧闭起了眼睛。

感觉到唇上落下了柔软的亲吻,和都的心犹如擂鼓,砰砰直击着肋骨。

她快要晕过去了,但是在那一瞬间,她想到了母亲告诉她的那些事情,她忍住难以自持的羞涩,微微张开了嘴唇,主动迎合着在她唇上轻柔厮磨的夏莉莎。

然后又将舌尖偷偷伸出去,舔了一下夏莉莎的薄唇,夏莉莎一愣,很快就理解了意思,将和都饱满的下唇含在嘴里吮吸。

“嗯……”和都不耐地发出一声叹息。

突然,她感觉到胳膊一阵刺痛,眼皮上也有晕红的光芒,她睁开了眼睛,看到夏莉莎正一脸严肃地在她旁边坐着,手里还拿着一支针管,里面的液体已经推了进去。

夏莉莎麻利地将针尖拔出,放到一边,解释着说,“你在睡觉的时候有些发热,我给你注射了抑制剂。”

和都呆愣着看着手臂上的针孔,她刚刚是在做梦吗?居然梦见跟夏莉莎……唔,真的是让人不能接受!居然做了这样的梦!

她趴在枕头上,发出了毫无意义的,悲愤交加的尖叫。

夏莉莎捂着耳朵,站在门口,“你发什么疯?”

“你,你,你出去!”看着“罪魁祸首”站在门口,和都牵连着真主一起发火,只是在夏莉莎看来只是一些不必要的害羞罢了。

夏莉莎又露出那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一个闪身就消失在门口。

和都拍了拍自己的脸,白皙的脸上顿时出现几道红痕,她内心骂着自己omega的体质,又暗暗告诫自己不可以在夏莉莎面前出丑,不可以大意,如果感觉到不对劲就要提前注射抑制剂。

而楼下的夏莉莎却不怎么好过,她接到了来自她父亲的电话。

“你们应该考虑要个孩子。”



——tbc



评论(24)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