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夏橘--包办婚姻chapter1(abo设定)

au  abo设定,夏洛克是大学教授,和都是医生

人物ooc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骂

中篇,狗血,俗套

————————————————————————————————

chapter 1.


婚姻是自由的坟墓,是世间最愚蠢的事。

双叶夏莉莎对着父母以及兄长严肃的脸,把这句话变成了腹诽。

“明天必须准时参加。”父亲的声音异常沉稳,带着隐忍的怒气,对着站在面前却又一直偏着头的夏莉莎说。

“这都什么年代了?这种你们根本不尊重人的做法太让人倒胃口了。让我跟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结婚?也只有你们才会做的出来的事。”夏莉莎嗤笑了一声。

“不认识的人?拜托,你们可是从小时候就认识了。你的记忆力变得这么差了吗?”夏莉莎的兄长双叶健人讥讽道。

“我当然记得那家伙,但是我跟她也只有小时候见过面,这叫认识的话我也为你可怜的认知感到可惜。”夏莉莎反唇相讥。

“夏莉莎。”母亲温柔的声音,让兄妹俩剑拔弩张的氛围有些缓和,她柔柔笑着对夏莉莎说,“如果你结婚的话,就可以搬出去哦。”

这时,夏莉莎的耳朵明显动了一下,紧紧抿成一条线的薄唇也放松下来。

“你成立了家庭,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母亲继续说着。

这时双叶健人也放松下来,看着已经开始完全接受的,笑起来的妹妹,松了一口气。

“郊区的那栋?”夏莉莎想了想,家中也只有在那边有一栋闲置的房子。她皱着眉,离学校也太远了点,她上班的话不方便。

“随你。”母亲笑着,那温柔的声音仿佛有着无穷的魔力,刚刚还在肚子里将婚姻与自由的坟墓画上等号的夏莉莎,被母亲施与了自由的外衣。“你结婚了,当然有权选择自己想住的地方。”

“好。”夏莉莎满意地点点头,接受了家族为她安排的婚姻。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结婚不是这个社会的常态吗?alpha与omega,与beta,都没有什么区别。繁衍后代这种事,完成不就好了吗?只要完成了,就没有人可以阻止她想做的事了吧?

毕竟还有那么多令人着迷的难题等着她去解答,沉迷在对未来自由自在科学研究幻想中的双叶夏莉莎教授眯着眼睛。阳光照射在她的眼睑上,在浓密卷长的睫毛透下阴影。


橘和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柔顺的黑发搭在肩上,左右检查了一下身上的礼裙是否合适后,就急忙换了衣服又回到了医院。

“恭喜,橘医生。”刚一进门,同一科室的北见暮就笑嘻嘻地凑近。

“恭喜什么?”橘和都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力。拿了病例就又转身出去了。

“新婚快乐呀!”北见暮又跟了上去,在橘和都身边说,“不是马上就要准备结婚了吗?这些年你的生理假(omega发情期时的特殊假期)加起来完全可以出国度个完美的蜜月了。有想好去哪儿吗?”

“不度蜜月。”橘和都没有一丝作为新娘的幸福感,更多的是紧张不已。

她当然记得小时候,经常说她是个白团子的瘦竹竿,那个人恶劣的样子到现在都记得非常清楚,让她在整个少女期间都在控制体重中度过。

“我现在要去查房了,工作以外的事,下班了再说。”橘和都丢下这句话,不再搭理北见暮,进了病房。

“好吧,到时候别忘记邀请我啊!”北见暮有些失望地耸了耸肩,离开了。

橘和都看着北见暮走远后,才慢慢从病房里出来,神情有些恍惚,白皙的脸上才慢慢出现了薄薄的淡红,医生站在背光的一侧,洁白的牙齿咬在下唇上,露出了名为羞涩的样子。

她当然也记得,那个瘦竹竿在说她胖得像糯米团子时,她一下子哭了出来,瘦竹竿慌张的样子。然后又用袖口给她擦干眼泪,别扭地说但是长得可爱。年幼的她并不知道当时那漏了一拍的心跳是什么意思,但是自从她分化成omega以后,都一直隐隐期待着,期待着她并不了解的那一刻的到来。

她同样记得,当母亲说结婚对象是她时,自己那雀跃的心情,也一样记得偷听到父母讨论瘦竹竿反对结婚的事。

橘和都有些怅然,如果不结婚的话,自己被贴上“未标记的omega”“麻烦”“敏感”这样的标签,比起那些不知名的慌乱,欣喜,以及那些深夜里才感觉到的失落,那在结婚后更为稳定与自由的生活更让橘和都向往。


双方见面的那一天是周六,学校实验室放假,按照约定,双叶夏莉莎早早地跟随着家人来到订好的餐厅等待着橘和都的到来。

记忆中的那个人,白白嫩嫩的,小时候见面的时候还有些圆润,大眼睛,翘鼻子,喜欢嘟嘴的蠢样子,自己经常叫她团子,她还急哭过说自己不胖。回忆着童年往事的夏莉莎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餐厅的大门。

看到一位穿着绿色长裙礼服的女性,画着精致的妆容,左手拿着手包,正对着为她开门的侍者致谢,那对大眼睛,翘鼻子,喜欢嘟嘴的蠢样子跟小时候一模一样。夏莉莎眯着了眼睛,又扫了一眼橘和都的父母,都是温和的beta,不像他们家,四口人就有三个是alpha。

现在,唯一的孩子,还是个omega。漫不经心的想着毫无关系的事,等待着来人走近,夏莉莎跟着家人一起站起来。

微微施礼以后,双方都坐了下来。

家中长辈很快就熟络地谈论起夏莉莎与和都的婚事,而当事人两位坐着对席,却只盯着面前的餐盘。双叶健人凑到夏莉莎的耳边,“不要做失礼的事。”示意她主动开启话题。

夏莉莎扭头瞪了一眼健人后,看了看半垂着眼睛不看自己的橘和都,主动开口说:“你身上有消毒水的味道。医生吗?”

橘和都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她,很快脸就在看得见的速度变红,她抬起手腕凑近自己的鼻子,“不好意思,有这个味道吗?”

“这件事不是早就告诉过你吗?”双叶健人拉着夏莉莎,在她耳边咬牙切齿地说。

“哦?我当时可没有去注意这些没用的信息。”夏莉莎转头看着双叶健人。

“不好意思,为我的妹妹的无礼道歉。”双叶健人冲橘和都扬起笑容,夏莉莎在一旁看着她,露出了无辜的神情。

“没关系的。”橘和都摆了摆手,又看了看夏莉莎。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双叶健人都开始有些尴尬起来,内心有些担忧,接下来的日子,真的是要辛苦和都小姐了。

自己的妹妹是什么人,他完全清楚,这个世界上能够忍受夏莉莎的人真的是少得可怜。

好在夏莉莎对和都小姐并不讨厌的样子,看着夏莉莎若有所思地盯着和都,双叶健人乐观地想着,或许这是个好的开始。


婚礼的日子定在四月,医院跟学校都为两位新人宽限了假期,但是夏莉莎还是每天泡在学校的实验室,摆弄着她心爱的实验器材。

而橘和都更多的是,听从母亲教导的作为妻子应该需要注意的事。

比如说被标记以后,以后发情期就不必再注射抑制剂,而由伴侣夏莉莎陪伴她度过这段难熬的日子。不用说,橘和都的脸就烧了起来,她抚摸着颈后的腺体,被标记以后,跟夏莉莎就不能再分开了。

这样,真的好吗?她会觉得麻烦吗?

一直到了婚礼当天,两位新人才算是成年后的第二次见面。

夏莉莎穿着黑色的修身女士西装,和都则是一身纯白的婚纱,她被父亲带到夏莉莎身边时,透过头纱看到夏洛克纤长骨节分明的手指,伸了过来,她将自己的手递了过去,然后夏莉莎将她的手挽进自己的臂弯。

和都一直处于晕头转向之中,看到教堂里那些熟悉或者不熟悉的面孔,看着旁边那个一脸没有表情的新娘,她的合法妻子,双叶夏莉莎。

“请为你的omega戴上戒指。”牧师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

和都看着面前的夏莉莎拿着戒指,为自己戴上,她有些挣扎,夏莉莎有些吃惊,但是又很快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现在,可以亲吻你的omega了。”牧师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这下,和都更加惊恐了,甚至连脖子都开始泛红,她从小到大都是乖孩子,一直听着父母的教导,学校,医院,家,是她最经常在的地方,长这么大,别说亲吻,连其他alpha的手都没有牵过。

夏莉莎看着面前僵硬的和都,挑起愉快的笑容,慢慢凑过去,掀开白色的头纱,粉红色的柔软薄唇轻巧地落在了和都光洁的额头上,气息微微打在和都的眼睛上。

和都闻到了属于夏洛克的信息素——温暖的檀香气味。让和都有些诧异,外表冷冰冰甚至有些不近人情的夏莉莎,居然是这种让人感到舒服的气味。

夏莉莎有些奇怪地偏了偏头,她抽了抽鼻子,并没有从和都身上闻到任何信息素的气味。

夏莉莎的思绪开始飘远,她看起来很紧张,说的也是,她们两个人根本算是陌生人。

婚礼好不容易结束后,夏莉莎带着和都回到了她早早租好的房子,位于她学校附近的一所老宅子,还专门请人改造了一番,把书房跟次卧打通,摆满了她的书跟实验器具。在这个房间里,突兀的放着一张看起来非常柔软的沙发。上面堆满了黑色和白色的衬衣,旁边的靠背椅子上也丢满了深色的外衣,和都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

她的行李今天早上才运到这边,说起来,这简直是草率极了。

为什么结婚还要住在租的房子里呢?和都有些生气地思索着,母亲明明跟她讲过会住在郊区的双叶家。

从进屋以后,夏莉莎就丢下和都一个人,快速扑到自己的实验台上观察显微镜下的菌群反应。

等到另外一个女声响起,“呐~夏莉莎,你怎么丢下自己的新娘去做什么实验?”

和都转头才看到是一位稍微年长的优雅女性,正叉着腰气冲冲的对夏莉莎喊道。

夏莉莎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抬起头看着和都站在门边,她下巴往楼梯的方向抬了抬,说:“卧室在楼上,房间里有浴室,你的行李也在房间里。你先去休息吧,我还有些实验要做。”

“好……”和都微微有些愣神,但是并没有生气,仿佛用这种方式度过自己的新婚之夜才是最正常的。她想,夏莉莎好像跟小时候完全没有变化。稍微有些放心。

她一直觉得夏莉莎跟其他的alpha并不太一样。

然后,她又扭头对着眼前的女性,微微示意,“您好,我是橘和都。”

“你好,和都小姐。”年长女性和蔼可亲地点点头,伸手拉住正要上楼的和都,又提高了声音对夏莉莎吼道,“不行!今晚不行,赶快跟和都小姐一起去睡觉。”

“啊!波多野太太!你说过不管我的!”夏莉莎抓了抓她打理整齐的短发,柔软的发丝在她的蹂躏下乱七八糟搭在额前,她皱着眉,有些不满。

“夏莉莎,新婚之夜如果不和妻子一起的话,将来不会幸福的。”波多野太太看了看和都,拍了拍和都的手背,像极了为她打气的长辈,她又对着和都说,“夏莉莎并不是有意这样的,她只是缺乏常识。”

夏莉莎正要反驳说这种迷信的说法根本不可信的时候,跟柔柔望过来的和都对上了视线,她并没有换下婚纱,侧着身体,肩膀暴露在暖色的灯光中,她的肌肤仿佛上了釉般光彩夺目,还有那双似乎藏着委屈的眼睛,以及那柔软的嘴角,轻轻地往下一撇。

最终,夏莉莎没有再说任何反对的话,她将手中的器械放下,伸手将额前的乱发往脑后捋,她眯了一下眼睛,狭长的眼睛深不可测。

波多野太太看着她慢慢走到新娘面前,拉着新娘的手,楼梯走了一半,她看了一眼行着目送礼的波多野太太,“晚安,波多野太太。”

“晚安,和都小姐,晚安,夏洛克,祝你们新婚快乐。”波多野太太笑着挥了挥手,示意她们赶快进去。

和都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夏莉莎拉走了。她现在突然开始有些紧张起来,新婚之夜,她也有想象过跟夏莉莎的新婚之夜,但是现在人在眼前时,大脑却一片空白,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夏莉莎。夏莉莎将和都拉进房间后,就放开了和都,扯开了领带,脱下了外衣,她一头扎进了浴室,也没有招呼一下和都。

看着地上乱七八糟的四个行李箱,又看了看浴室门,直到里面响起了水声,和都才慢慢开始脱下穿了一天的婚纱。

将婚纱整理好挂起来以后,换上自己常穿的睡衣,坐在镜子边开始卸妆。

等到夏莉莎出来以后,和都站起来准备进浴室,夏莉莎湿着头发拉住和都问:“你这是什么衣服?”

和都没有反应过来,快速眨了眨眼睛,“睡衣……”

“审美真差。”夏莉莎审视了一番,给了个评语。

“……”和都有些生气,连柔软的嘴角也嘟了起来,“可是舒服!”

“穿这件。”夏莉莎飞快打开自己的衣柜,翻找出一件黑底暗纹的吊带睡裙丢给和都,“快别让我看到影响我大脑的睡衣了。”
“我干嘛连穿什么衣服都要被你管,alpha都是这么自大吗?”和都生气地说着,连声音都不自觉提高了,她还觉得夏莉莎跟其他的alpha不一样,不,完全一样,甚至更加恶劣。

“这跟我是不是alpha没有关系,我只是想看你穿得好看一点,毕竟你是我的妻子,我想让我的妻子美丽一点,跟我是alpha没有必然关系。”夏莉莎快速地说着自己的理由,走到和都面前,她的黑发还在滴水,眉眼都是湿漉漉的,身上那种温暖的香味更加浓厚。

“……”和都突然不再说话,面对如此直白的话语,她只是觉得心砰砰跳,第一次听到这个人,面前的夏莉莎说出自己是她妻子这句话,她才有了已经跟夏莉莎结婚的实感。

“怎么了?已经很晚了,快去。”夏莉莎见红着脸的和都,有些奇怪,好在她现在已经没有生气了,夏莉莎摸了摸下巴,伸手轻轻把和都往浴室的方向推了推。

“唔……嗯……”和都匆匆点了点头,快速进到浴室中,心跳声似乎都可以听得见,震得耳膜发疼。和都拿起怀里的睡衣闻了闻,果然,跟那个人的身上的气味一样。

和都颤抖了一下,颈后的腺体不自觉的跳动,她有些慌张地捂住,透过指缝透出丝丝甜味,她咬着嘴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低低呢喃了一声,“不要…”

半靠在床上看书的夏莉莎也闻到那个味道,她将书合上放在床头柜上,走到浴室门口,仔细辨认了一下,是甜橘的气味。

夏莉莎晃了晃头,她还蛮喜欢这个气味的,这是和都的信息素的气味吗?

浴室里的水声没有停,夏莉莎又走到床边坐下,看着一处发着呆,今天晚上要跟她发生关系吗?虽然这算是结婚后的必然会做的事,但是夏莉莎想了想,还是站起来套上外衣走出了宅子。

等到和都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她面对的是夏莉莎仰面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床头柜上放着透明的抑制剂,有一支已经拆开了包装,看样子夏莉莎已经用过了。

和都在浴室中一直紧张的精神得到了瞬间的放松,她轻轻走到床前,拿起一支注射到自己的体内,那股让人心烦意乱的燥热慢慢被平息下来。

她看着已经发出均匀呼吸的夏莉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晚安,夏莉莎。”


——tbc



评论(11)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