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夏橘——chapter 8 包办婚姻(abo设定)

拖延症+懒癌晚期的我终于又写完一章了,这章有些过渡,后面情节会推动得快一些了。谢谢还在看的宝贝们,爱你。

chapter 8


周六,和都骗夏莉莎今天要上班,但是早早的就跟同事换好了班。戴了顶与自己极度不相符的棒球帽和口罩,还有一个大墨镜跟在夏莉莎的后面。

这种鬼鬼祟祟引人注目的样子,唯一的结果就是直接被夏莉莎发现。

现在夏莉莎开着车,和都坐在副驾驶上。

夏莉莎多次侧目,最后终于忍不住了,“你能不能把你的丑帽子摘下来?”

和都透过墨镜瞅了她一眼,哼了一声,没动。过了一会儿,又嘟嘟囔囔的说:“我喜欢这顶帽子。”

夏莉莎没说话,把车停靠在路边,然后伸手将和都的帽子摘了下来,然后丢到后座上,又伸手想去摘和都的墨镜。

和都把头往后一仰,躲开了夏莉莎的手,双手扶着镜架,问她:“你干嘛?”

夏莉莎撇了一下嘴巴,“你真的是丑爆了。”

鉴于很久没有从夏莉莎的嘴里听到关于自己的外貌的评价,但是这句丑爆了直接点燃了和都的怒火,她解开安全带,想直接爬到后座去把帽子戴着。

但是夏莉莎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意图,和都爬到一半的时候,她也解开了安全带去拉住她的腿。

和都尖叫着,骂道:“双叶夏莉莎你是变态吗?不要抓住我的腿!你放开我!”

“你今天敢戴丑帽子还有你奇怪的眼镜,就别想我放开。”夏莉莎也生气地说。还加上她还没有算她今天她骗她的事呢。

两个人扭成一团,把车子摇得吱呀作响,在大白天的马路边上,频频让人回头。

“砰砰!”玻璃被敲击的声音,让两个人都停了下来,一起转头看着窗户旁站着的交警。

夏莉莎将窗户降下去,露出整齐的牙齿,给了警察一个灿烂的笑容。

警察往里面看了一眼,尴尬地半撅着屁股的和都,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说:“你们最好回家再继续。”

夏莉莎做出了一个敬礼手势,“好的,警官。”

说着将和都拉起来按在副驾驶上,和都手里紧紧抓着她的丑帽子,满脸通红。

夏莉莎又重新将车启动,一直开到了双叶本家也没有再问和都为什么要跟踪她。

和都到了双叶家以后,就看到入川也坐在客厅里,心里咯噔一跳,守谷说的都是真的。

”入川医生,你怎么在这里?”和都看了看夏莉莎又看了看入川,想要确认一下。

双叶本家的男女主人倒是有些紧张,夏莉莎母亲过去拉着和都去厨房,说最近研究出了一道新菜让和都去尝尝味道。

夏莉莎耸了一下肩膀,父亲低声问她怎么把和都也带回来了,如果知道你因为这种事在做心理咨询那太丢面子了。

夏莉莎叹了一口气,说:“和都不是那种人。”然后跟着真理子一起去了书房。

真理子比谁都清楚,夏莉莎并没有什么障碍,她只是少见地能自由控制自己的人,这种人实在是太少了,万中无一。控制自己的信息素,可以说是人类的一种标志性进化。真理子对夏莉莎十分好奇,好奇她的心理,她的身体,更好奇她的大脑。

和都被拉到厨房里的时候,满肚子怨气,她不停看向客厅的动作让夏莉莎的母亲心惊肉跳,和都又问道:“入川医生在给夏莉莎做心理咨询吗?”

夏莉莎的母亲顿了一下手里的动作,她抬起头看着和都,她对和都是很满意的,如果她能生下双叶家的继承人的话,那么她无疑就是下任双叶家的女主人。

“夏莉莎跟你说的?”夏莉莎母亲问道。

和都摇了摇头,她开始有些担心,黯然地问:“是因为我吗?”

“不是的,这是夏莉莎的问题。如果你真的很担心她的话,等夏莉莎出来,你们好好谈谈好吗?”知道是瞒不过去,这次夏莉莎带和都过来,应该也是想好了该怎么给和都解释自己的问题。

“我会的。”和都温顺地点点头。

“对了,最近你家里有在问……”夏莉莎母亲迟疑着不知道该不该问。

“什么?”

“关于你怀孕的事,有提起过吗?”夏莉莎母亲只好硬着头皮问了出来。

和都沉默了一下,其实并不是没有问到这个问题,只是每次问的时候,和都都搪塞了过去,没想到今天夏莉莎的母亲问了起来,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她们结婚快两年了,其实连床都没有上过吧?
但是夏莉莎的母亲突然提起,让和都有些窘迫。

夏莉莎的母亲看着和都一脸难堪的样子,才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在这件事上过多深究,她连忙把话题转移了。

和都松了一口气,但是这让她更加担忧,她并不是不清楚,如果说夏莉莎跟她一直没有孩子的话,那么她们的婚姻也即将走到破灭。

她并不想跟夏莉莎离婚,但是如果夏莉莎想的话,那么她也会同意的,毕竟夏莉莎是一个alpha。或许这就是最悲哀的事。

婚姻并不是爱情的下一步,而是社会要求的下一步。

和都也只是在客厅坐了一会儿,陪夏莉莎的父母聊了一些家常,夏莉莎就一脸怒气地冲了下来,她满脸的不高兴,一看就是要发脾气的样子。

”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看着夏莉莎下楼半瘫在沙发上,剥开两块巧克力丢嘴里咬出咔咔的声音,夏莉莎的母亲连忙走过去坐到她的身边,与其说是责问她,不如说是爱怜地安抚她。

“我不会再做这个什么鬼咨询了。”夏莉莎看了一眼从楼梯上走下来的真理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不是好好的吗?真理子也是你的朋友不是吗?”夏莉莎的母亲说,父亲则是看了看,没有说话。

夏莉莎看了看和都,又看了看真理子,眼珠子转了转,然后闭了嘴,站起来就去拉着和都准备回去。夏莉莎母亲一头雾水,说:“不吃了午饭再走吗?有你喜欢吃的点心。”

夏莉莎一听,半只脚都已经踏出了门,又收了回来,放开和都,走到沙发边坐着,一副就等着吃饭的样子。

真理子笑了笑,她走到门口,推辞了夏莉莎母亲的挽留,她踏着轻快的步子离开了。她的猜想是对的,夏莉莎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对和都的感情,到底是什么。自己也只是说了一句,和都好像更喜欢beta,而不是她这种alpha,就激得夏莉莎失态了。当然,这个beta她也暗示了是经常出现在和都身边的守谷透。

和都奇怪地看着满脸笑容的真理子离开后,坐到夏莉莎身边问她:“你是怎么了?”

夏莉莎看了和都一眼,不知道怎么就心里冒酸气,她不想回答和都的问题,嚷了一句:“关你什么事。”

和都吃了瘪,鉴于夏莉莎的父母都在,一直将这口气憋到了她们吃完午饭后,夏莉莎开车回去的路上,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你为什么要做心理咨询?”和都问她,脸色带着严肃跟生气的混合表情。

“我不想说。”夏莉莎没搭理她的意思。

“关于我的?”

“丑女为什么要那么自恋?”夏莉莎今天本来就一肚子气,和都也一反常态,变得咄咄逼人,她口不择言的说。

“……你什么意思?”和都提高声音问。

“难道这世界上所有的事都要围着你转吗?”夏莉莎恼火地说。

“……”和都知道现在跟夏莉莎说什么都是无济于事,她沉默了一下,但是夏莉莎的态度让她非常生气。

她现在脑子乱极了,但是又觉得比任何时候都清醒。她跟夏莉莎从来都没有亲近过,她们之间总是有隔阂在,她不能理解,也不信任她,她们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

和都恨恨地想着,为什么她总是这么伤人?

“停车!”和都冷然出声,夏莉莎转头看了她一眼,没吭气,然后把车落了锁。

“我叫你停车!”和都觉得再跟她多待一分钟都要窒息。

“你又发什么疯?”夏莉莎拍了一下方向盘,语气阴沉。

“是我在发疯还是你在发疯?”和都快被这个颠倒黑白的人气疯了。

夏莉莎冷笑了一声,说:“为你发疯的人倒是不少吧?”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和都是真的快要疯了,如果她在多说一句话。

好在夏莉莎说完了这句话以后,就保持着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将车快速开回了221b。从回家以后,夏莉莎就一直待在实验室里。

波多野太太虽然经常看这小两口吵架,但是今天确实不同往日,一向好脾气不管夏莉莎多么任性都任劳任怨的和都都生气了,波多野太太先入为主就认为是夏莉莎的错。

所以她首先就去安慰了和都,和都心里苦闷,跟波多野太太吐完苦水以后心里好受了很多。

看着紧紧关闭的实验室门,只好收拾一下准备去医院换班,夏莉莎今天太奇怪了。无缘无故发什么脾气,她也不是垃圾桶好吗?


好在夏莉莎并不是一直都不讲道理的,自从那日吵架以后,夏莉莎虽然表现得很冷淡,但是并没有再发疯说一些奇怪的话,来惹和都生气。

也恰好这几天和都也在忙着医院的事,守谷最近经常来拜托她去协会里照顾一些受伤的omega,这让和都也没时间去关注夏莉莎的态度。

最近社会上的新闻出现了很多omega与alpha暴力冲突的事件,和都每次看到这种新闻事,心头都渐渐蒙上一层阴影,她更能理解守谷他们努力为omega争取权益的心情,而且守谷还是个beta,这让她更加佩服守谷。她希望这个世界上多一些站在别人角度思考的人。

最近守谷带回来了一个10岁的孩子,叫仓田美月,她还没有分化第二性别,因为父亲家暴,偷跑出来,在公园里过夜时被守谷带了回来。

刚开始她不太好相处,和都去协会给她做检查的时候,她对和都omega的身份有些亲近起来,一来二去,仓田美月跟和都变得熟悉起来。

“双叶医生,你家里是什么样子的呢?”协会虽然是慈善中心,可以供一些无家可归的人暂时居住,但是并不方便,条件也不太好。

“是一间老式公寓,有一个大院子。”和都耐心地跟她说话,帮她梳头发。

“你一个人住吗?”美月乖巧地坐在和都怀里。

“不是,还有其他人。”

“还有谁呢?”

和都将最后的工序做完,拍了拍美月的脸,温柔地笑着说:“有一位非常和蔼的房东太太,还有个爱吃甜食的怪人。”

“那你就是温柔的天使姐姐。”美月伸开双手抱住和都的脖子。

和都也伸手回抱住她,摸着她的头发,笑着说:“我可不是天使。”

“如果能跟你一起住就好了。”美月将脸埋进和都的脖子里,低声叹息着,语气失落又带着一些期待。

“嗯……”和都没有立马回答她,美月并不是没有父母的孩子,守谷已经报案了,儿童福利机构的人本来要派人来接走她,但是她不愿意离开,只好暂时住在这里,等案件的处理结果。

“但是我在这里能每天见到你,我就很开心了。”美月放开和都,懂事的说。

“噢,我并不是不愿意,我也想跟你住在一起,但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和都心疼美月。

“嗯。”美月点了点头,放开和都跑到院子里一个人玩去了。

和都沉思了一会儿,她走到办公室里,看到守谷在电脑边坐着,她走过去站在他的办公桌边。

“美月的事,多久才能出结果?”和都问他。

“不知道,不过因为取证毕竟困难,所以时间应该比较长。”守谷看了看每月的资料说道。

“那,先让她去我家住一段时间,会不会有问题?”和都看了看守谷。

“如果美月同意的话——我没有什么意见,毕竟这里确实不适合长时间住,儿童福利机构的人下个星期会再来带她走的。”守谷说。

“那么就住到下个星期。”和都点了点头。

她走出守谷的办公室,给夏莉莎打电话,响了很久夏莉莎才接起来。

“喂?”夏莉莎的声音听起来软绵绵的。看样子又熬夜做实验现在还在睡觉了。

“夏莉莎,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和都说。

“嗯……”夏莉莎慢悠悠地回答着,听着和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夏莉莎都又快睡着了,最后她说了一句,“只要不要乱碰我的东西就可以。”

和都笑着应了一声,快速走到院子里,将这件事告诉给美月,美月高兴极了,跑到自己的床位上,收拾好自己的背包,就乖巧地走到大门口,等着和都过去拉住她的手。

但是等美月一进221b时,就看到一个高挑纤瘦的alpha站在玄关,一脸冰冷地看着自己跟和都,连声音都像冰一样冷冷的。

和都跟夏莉莎打了声招呼,把美月介绍给夏莉莎,夏莉莎只淡淡抬了一下嘴角,说:“不准进这间房间。”

说完,衣角就消失在实验室门口。

和都无奈地笑了笑,自从跟夏莉莎吵架以后,夏莉莎的态度就一直这样,仿佛她们并不是婚姻关系,只是同住的陌生人。

美月拉住和都的裙摆,有些害怕,“她就是那个怪人吗?”

和都安抚性的摸了摸美月的头顶,“你不要看她那样子噢,她其实是个好人。”

美月点了点头,跟着和都上了二楼。

和都将客房整理一下,将美月安顿下来,但是美月却怎么也不愿意一个人睡,她拉住和都,不让她走。

“双叶医生,你能陪我吗?”当美月眼泪汪汪地看着她,恳求和都时,和都也只好心软答应了下来。

客房的床有些小,和都哄着美月睡熟了以后,她才慢慢站起来,揉了一下酸痛的腰,轻轻带上了门把,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睡去了。

没想到夏莉莎也已经躺下了,和都轻手轻脚地躺下,将台灯关掉。半夜,和都被一阵尖叫吵醒,然后怀里就撞进了一个暖和的事物,她睁开眼睛把灯打开,发现美月已经跑到床上钻进了她怀里。

夏莉莎在一边坐了起来,头发乱七八糟竖了起来,她皱着眉问:“这是做什么?”

美月有些害怕夏莉莎,她躲在和都怀里,说:“我做了一个噩梦。”

夏莉莎用手捂着脸,她说:“快去睡觉,别吵我。”

和都瞪了一眼夏莉莎,拍了拍美月的背,“别怕。”

夏莉莎又突然站起来,说:“我去实验室睡。”

”诶——”和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挽留的话,夏莉莎就抱着枕头不见了踪影。

怀里的美月蜷缩在床边,和都只好往里挪了一些位置,让美月睡了上来。她有些头疼,不知道把美月带回来,到底是对还是错。



——tbc



评论(2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