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夏橘——包办婚姻chapter7(abo设定)

感恩还在看的朋友,你们真是天使。

ooc,不喜勿骂。


chapter  7


和都现在站着摄影展中,一个人,无助地捂着眼睛,真的是什么事都不能指望夏莉莎。

就在刚才,夏莉莎收到订阅的信息说一直关注的学者发表了一篇论文,她兴致勃勃地就要回学校实验室,准备做实验验证一下。

说完,根本就不等和都同意与否,就径直离开了。可明明才进去十分钟不到。

和都恨恨地想着,亏自己刚刚在出门时觉得夏莉莎是那么可爱。

她们吻了很久,交换着一个又一个吻,都不让她觉得厌烦,直到她看到夏莉莎的唇角沾上了自己的口红颜色,直到她看到夏莉莎眼眸中那一闪而过的欲望,让她感觉到心跳加速。

她觉得她的alpha恐惧症又要犯了的时候,夏莉莎停了下来,她闭着眼睛,额头抵住和都的,微微喘息着,调整着呼吸。

再张开眼睛的时候,和都又看到那双堪称透明纯真的眼睛,夏莉莎露出一丝浅笑。

和都心里又苦又涩,又带着对夏莉莎的愧疚,她不能自已地抱住夏莉莎,然后紧紧地将脸埋在了夏莉莎的脖子处,她闻到了夏莉莎的信息素——温暖的气味。

夏莉莎却不解风情地将她的脸推开,然后皱着眉嫌弃地说:“小心你把口红蹭到我的衣领上。”

回忆到这里,和都又左右看看了自己周围的情况,独自一人来看展览的人也不在少数,她只好叹了口气,慢慢地跟着顺序看着。

“双叶医生,您来了!”守谷老早就看到和都进来了,同时他也看到和都身边夏莉莎,他本不愿去打扰,但是看到没几分钟和都身边的人就离开了,和都露出失望的表情,守谷才打算过去。

他也只是尽量显得不要那么唐突。

“守谷先生……”和都看着一身挺直西装的守谷,也微微点头示意。

“您是一个人来的吗?”守谷露出温和的笑容。

“是的,谢谢您邀请我。”和都愣了一下才回答。

守谷并没有错过和都脸上一闪而过的失望,他体贴地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将话题引到自己的作品上。

守谷的作品大多数是人,大多都是omega,和都看了好几幅都很有感触,再加上守谷在旁边解释着每一幅作品背后的故事,让和都更加感同身受那种心情,可能是因为她本身就对这种alpha主导的世界感觉到厌烦。

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最后,最后一张作品居然是一篇文章。标题是omega现状简述,里面用了非常多的数据,数据大多数都是作者自己收集试验,作者的观点是omega现状处于愤怒之中,任何对omega施加的恶,都是将来引火烧身的因,一旦这份愤怒爆发,后果将是灾难性的,任何因为性别不同而产生不同对待都是愚蠢的。

和都看着这篇文章,她想大声疾呼,这完全引起了她的共鸣,她转过头看着守谷,眼睛里充满了欣喜,她问:“这是你写的吗?”

守谷看着和都如此激动的样子,笑着说:“不是,这是一位非常有名的学者,这里写着她的名字,你看。”守谷说着指了文章的落款处。

和都才注意到,上面写着三个字——夏洛克。

真是奇怪的名字,和都想着,“这不是真名吧?”

“不是,她写了很多为omega寻求权利的文章和论文,甚至可以说一定程度上推动omega平权运动,毕竟她的观点明确又有非常准确的数据作为支撑,她甚至还发表过十万字的omega理应得到的权利。里面这篇论文因为观点与alpha主导的社会并不符合,一开始发行非常困难,好在这位夏洛克并不放弃。她还为教会捐赠了许多资金呢!”守谷似乎十分崇拜这位夏洛克,滔滔不绝地讲诉着。

“真了不起呢……”和都喃喃着,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愿意去行动去改变,她似乎也受到了鼓舞,心情没有刚才被夏莉莎抛弃的郁闷,甚至还邀请了守谷喝咖啡作为答谢。

当然,守谷却之不恭。

咖啡厅,和都跟守谷面对面坐着,和都看着面前的咖啡,想到了已经不在此地的夏莉莎,她经常要求自己给她煮咖啡,而且还必须要82度,想到夏莉莎的这个小怪癖,和都忍不住笑了一下。

让对面的守谷有些愣神,看着那一瞬间温柔的笑意,让和都看起来像是个天使一般,守谷不经回忆到当初因为救助一位omega受伤后,和都给自己包扎并且温柔安慰自己的样子,那个时候,守谷也觉得和都是一位天使。

“您好像很喜欢喝咖啡。”守谷问道。

“嗯…并不算是,啊!”和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隔壁桌打翻的咖啡溅了一身,她下意识惊呼了一声,守谷也紧张地站起来,查看和都是否有事。

和都用纸巾擦拭着身上的咖啡,摇着头示意守谷她没有事。

守谷看向隔壁桌,看样子是一对情侣的,男性alpha似乎非常生气,对面流着眼泪一脸惊恐的女性omega连忙拉住他的手臂,刚刚的咖啡就是他打翻的。

“请向这位女士道歉!”守谷异常厌烦alpha们傲慢又暴躁的态度,他站起来走到那位男性alpha旁边,手向和都的方向抬了一下。

“滚一边去。”男性alpha压低了声音对着守谷说,同时释放出侵略气息十分浓厚的alpha信息素,对面的女性omega脸色惨白,尖叫起来。

“我求你!!不要折磨我了!!我们真的不适合!!!”女性omega捂着耳朵,她似乎无法承受来自对面人的压迫。

“不合适?当初你怎么不说?现在你才说?”男性alpha冲动地走过去,将女性omega拉离桌子。

守谷看着,马上就过去拉住男性alpha的胳膊,挡在女性omega身边,然后推离了一点几近暴怒的男性alpha,“嘿,别动手!不然我要报警了!”

看到守谷的样子,并不是开玩笑,男性alpha恨恨地看着守谷,红色的嘴唇绷成了一条线,像是极度拉伸的橡皮筋,似乎就要断开,他看着守谷的眼睛,“我再说一遍,滚开,低等的beta。”

“请你马上离开,不然我就报警。”守谷不为所动,他稳稳地挡在女性omega身边,双眼也直视着那名男性alpha。

“多管闲事!”男性alpha似乎被挑战了自尊底线,他抬手就给了守谷一拳,和都想也没想就站起来去拉住那名男性alpha,店里的人都几乎站起来,有些围观,有些就急忙离开了,但是没有人帮忙,店员拿起电话报警。

暴怒中的男性alpha看着拉着自己胳膊的和都,他皱着眉,似乎有些冷静下来,说:“放开。”

和都紧张地摇了摇头,“不要。”

男性alpha沉默着用力挥开和都,然后走到守谷面前,守谷因为挨了alpha一拳,眼冒金星,躺在地上使劲晃了一下脑袋,男性alpha凑过去说:“这就是我们的区别,你连你的omega都无法保护。”说完看了一眼被他推倒在地上的和都,然后拉着女性omega就离开了。

和都见男性alpha走后,跪姿过去查看守谷,守谷鼻梁被打歪了,流了不少血,胸口的衬衣几乎都被染红了。和都没办法,只好先应急处理了一下,这个时候警察才过来,店长说明了情况,查看了视频,结果守谷跟和都反而被带回了警局,录完了口供,警察敷衍着说之后有结果了会通知,就让他们先回去了。

一路上,守谷很沉默,和都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您觉得很可笑吧?”要走到分别的地方时,守谷丧气地说。

“怎么会呢?”和都摇了摇头,今天这种状况她真的非常佩服守谷。

“我太自不量力了。”守谷自嘲般笑了笑。

“您很勇敢。”和都认真地说,她看着守谷,对方似乎觉得自己有些狼狈,有些闪躲的目光怎么也跟和都链接不到一起。

“守谷先生您真的非常勇敢,我很敬佩您。”和都再次说完这句话后,她有些迟疑,但是还是用手拍了拍守谷的胳膊,以示安慰。

守谷这才抬起看着面前的和都,他还在想着今天下午那位男性alpha说的那句话——你连你的omega都保护不了。那位男性似乎把和都当成是他的omega了。

他想到这里,难堪中又带着一些甜蜜。守谷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她柔顺的黑发安静地垂在胸前,眼睛中含着的柔情又会为谁展现呢?

“您真的这样认为吗?橘医生?”守谷轻声问,“我并不像夏洛克一般拥有才识。没办法发表鼓舞人心的文章以及推动omega改革的论文……”

和都有些奇怪他为什么突然又称呼自己为橘医生,但是他现在这么受伤,和都并没有说什么,只好柔声道。

“但是,你可以为了毫无关系的陌生人挺身而出,您的品质并不比夏洛克差啊。我还觉得您比较厉害,毕竟您是我的朋友。”和都笑着,夜晚里,街边的霓虹灯映照在她的眼睛中,让守谷看得有些痴了。

一阵寒风吹过,和都缩了缩脖子,她又笑了一下说:“那么再见了,谢谢您邀请我去参加您的摄影展。”

“那个,既然您说我们是朋友的话,我可以称呼你为和都吗?或者我们不再用敬语了?”守谷看着和都退后一步,他又连忙跨前一步。

和都点了点头,同意了。她没有停下脚步,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关上了车门,一直到车的尾灯都看不到,守谷还站在原地,怅然若失的表情。


到了221b,夏莉莎还没有回家,和都将沾上血迹的衣服换下来,洗完澡以后她湿着头发坐在院子里,今天夜里天空非常晴朗,东京少见得能够看到星星。

她眨了眨眼睛,听到刹车的声音,她站起来,看着大门被打开了,夏莉莎走了进来,然后又跟着另外一个女人,一个她不认识的人。

夏莉莎似乎很开心,笑着跟后面的人说着她听不懂的一些学术语言。

和都站在院子里,因为没有开灯,夏莉莎甚至都没有发现她。

夏莉莎并没有邀请那个女人进去,走到门口,夏莉莎转身说:“再见。”

送客的意图再明显不过,女人笑着打了一下夏莉莎的肩膀,说:“你还是那么混蛋。”

“再见再见。”夏莉莎又接着说。

女人无奈地摇了摇头,慢悠悠地走了。

然后和都就听到夏莉莎又开始使唤她的声音,“我要咖啡,82度的。”

和都没有回答,又听到夏莉莎的声音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家,十分钟我就要。”

和都没好气地叹了一声,真的是服了这个人,认命般回道:“是是是,大老爷!”

“我可不是大老爷。”夏莉莎反驳着。

“是天才儿童可以了吗?”和都将热水开关打开,又拿出咖啡豆开始磨,但是又想到什么,将咖啡放了回去,又将热水关上,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牛奶,倒进奶锅加热。

还放了三勺糖。

“把儿童去掉我就很满意。”都过了好一会儿,夏莉莎又回话了。

和都笑了一下,她低声嘀咕着,可是明明就是小孩子口味。说着把牛奶倒进杯子里,端了过去。

果不其然,又听到夏莉莎大声不满地说:“我不要喝牛奶,我要喝咖啡。”

“现在都几点了,还喝咖啡。不行!”和都凶巴巴地说。

“不,我要喝咖啡。”夏莉莎很坚持。

“喝掉!”和都将手里的牛奶递到夏莉莎面前。

夏莉莎看了看和都,又看了看眼前的牛奶,撅了一下嘴,和都甚至都要因为这个类似撒娇的动作妥协去给她煮咖啡,但是夏莉莎却接过牛奶,一脸不爽地将热牛奶喝得一滴不剩。

将空杯还给和都的时候,和都看到夏莉莎嘴唇上还沾了白色的奶渍,她笑着伸手去将奶渍擦干净,眼中的柔情也化解了夏莉莎的不满,她仰着头,享受着和都的服务。


守谷在影展的最后一天,遇见了真理子。

守谷开心地说:“医生,你怎么来了?以前我可是请不动你呢!”

真理子看着守谷影展最后一张照片,是一张背影照,是守谷临时加上去的。照片里的人黑色的长发随着风扬起,阳光洒在她的身上,与她身上的白大褂相映成辉,远远看着似乎她在发光一样。这幅作品的名字叫做天使。照片拍得非常好,看得人都可以感觉到对照片中人的爱意。

真理子看着,即使守谷没有拍下照片里的人的脸,真理子也一眼认出这照片里的人是每天跟她一起上班的双叶医生。

她对着守谷说:“只是心血来潮,没想到看到好东西了。”

守谷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心虚,他在三年前认识了真理子,也是因为救治行动,真理子是个高傲的alpha,守谷甚至有些害怕她。

“你拍的是双叶医生吧?”真理子一针见血,让守谷有些慌神。

守谷强装镇定地说:“我非常敬仰双叶医生。”

“哦?是吗?那你知道她其实过得非常不快乐吗?”真理子又说道。

“你说什么?”守谷担忧的语气几乎在一瞬间就让真理子笑出来了。

“我不能多说,毕竟她的妻子双叶夏莉莎也是我的病人,你知道,她们有些问题。”真理子耸了耸肩,“但什么问题,基于医患保密协议,我就不能告诉你了。”

“你是说她过得不好吗?”守谷问道,他眼睛看着照片中的背影,语气更加涩然。

“我不知道。”真理子摇了摇头。

“可你——”守谷急忙回头,似乎想要一再确认。

“我只是告诉你双叶夏莉莎也是我的病人而已,而且你好像很关心双叶医生,所以——啊,我时间到了,我先走了。”说到一半,真理子抬手看了一下表就要离开。

守谷拦也拦不住,还想问什么,但是真理子始终不肯再说,守谷只好作罢。

他拿起手机,想要打给和都,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守谷走进洗手间,点了一根烟,该怎么和她见面才比较好呢?守谷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是一张可怜人的脸。

守谷看了半天,他举起拳头将墙上的镜子打得粉碎,碎片扎进了肉里,血流得到处都是。可是他没有管,快步走到停车场,开着去了和都的医院。

果不其然,当和都看着受伤的守谷时,露出了担心的样子,这让守谷异常满足。

和都细心地处理守谷手上的伤口,将玻璃碎渣一点点地清理出来,还缝了线,包扎好了以后,和都才松了一口气。

和都皱起好看的眉毛,她责怪守谷为什么不好好保护自己,守谷为她语言中带着熟悉友好亲密的责怪关切激动得涨红了脸,他鼓起勇气,说:“谢谢你。”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他不敢将后面的那句话说出口,至少现在还不敢,但是终有一天,或许他会说出来。

“谢什么啊?”和都奇怪地问了一句,然后交代了一下注意事项,就又离开了。

守谷走出医院时,看了一下和都的排班表,她今天晚上会有值班,守谷坐在楼下的椅子上,楼上刚好就是和都的办公室。

他坐了一会儿,就听到和都站在窗户边打电话的声音。

“喂?怎么了?”

“嗯……今天晚班。”

“你不来吗?好吧,那我一个人坐车回家。”

“你早点睡。”

守谷似乎知道电话的那一头是谁,他有些愤怒,又有些开心,愤怒于夏莉莎对和都的冷淡,又开心于夏莉莎对和都的冷淡。

和都的夜班夏莉莎来接她的次数少得可怜,有时候和都还会在想,以前没有结婚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回家了,为什么结了婚反而要求夏莉莎每次来接她呢?

但是这种想法也只出现过一次两次,更多的是,她都结婚了,难道还不能享受一下自己alpha的保护吗?虽然一路上都很安全,但是并不代表她不担心。

毕竟一个omega,还是一位没有被标记的omega,半夜回家,有时候真的很让人不安。

“跟同事一起不就行了吗?”想到夏莉莎的回答,和都翻了个白眼。

而这次下班后,跟同事一起走出门的和都,看到守谷站在门口,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但是很快,她又敏感地感觉到守谷的态度,同事憋了一下笑,冲她眨了眨眼睛就火速离开了现场,留下和都尴尬地站在原地。

“我走的时候看了一下你的排班表,不好意思,我也是刚刚工作完,所以顺道过去看看能不能碰到你。”守谷解释着。

“碰到我?”和都一步一步走在路上,跟守谷离了一小段距离。

“是的,我想问一些问题。”守谷说。

“什么?”和都有些奇怪。

“为什么双叶小姐还没有标记你呢?”守谷知道自己问的这个问题十分唐突,但是他就是忍不住。

和都有些生气,她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她皱了一下眉,说:“这是个私人问题。”
“我知道。”守谷露出了苦笑,“不过您别生气,因为我听人说了一些关于双叶小姐的事。”

“夏莉莎?”和都有些吃惊。

“是的。”守谷点了点头,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和都更加好奇。

“什么事?”和都问。

“双叶小姐在接受心理治疗,似乎是关于您的。”守谷说着。

“关于我?谁告诉你这件事的?”和都张大了眼睛,她回想了一下,似乎每个周末,夏莉莎都会回本家待上半天。她开始不安烦躁,不知道关于她的治疗到底是指什么。

“这个我不能说,我只是有些担心,你还好吗?”守谷走近了一些,他刚毅的脸上尽是关切的表情,让和都有些感动。

“你等我到现在就是为了说这些吗?”
“毕竟——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守谷苦笑着说。

和都沉默了一会儿,她点了点头。

守谷又说:“我车就在这里,我送你回去吧。”看着守谷坚持的样子,和都顿了一下,只好点了点头。

车里有淡淡的香水味,让和都放松了下来,但是她的心却不平静,她不知道夏莉莎在接受心理治疗,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影响着夏莉莎。

但是如果是真的——那么,她该怎么办呢?
守谷一路上安静地开着车,送到家以后,一直等和都进了门才开车离去。

和都打开门,就看到夏莉莎站在玄关处看着墙上的钟,她说:“今天晚了五分钟。”

“啊?”和都茫然地看着夏莉莎。

“你知道吗?今天我的苔藓里长出了一根杂草,不知道是从哪里飞来的种子。”夏莉莎又说。

“噢。”和都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我又写完了一篇论文,但是那些老古板又不让我发表。”夏莉莎皱着眉,揉了揉眉心。

“我要去睡了……”和都有气无力地说,也不理夏莉莎,就径直走上了楼梯。

夏莉莎闭上了嘴,她看了看墙上的钟,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一扭头又钻进了自己的实验室。

和都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她决定这周跟着夏莉莎一起回双叶本家,当然,她的跟着并不是指一起去,是随着她身后跟着去。



——tbc






评论(34)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