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夏橘——包办婚姻chapter6(abo设定)

最近更得太慢了,非常抱歉,今天挺甜的,请看。


chapter 6


夏莉莎说谎了,她并不是不能对omega产生信息素。只是她并不想用这些东西来束缚自己,或者别的什么人。

对她来说,别的什么人,大概可以显而易见的明白是谁。

那天把和都赶走以后,夏莉莎想了很久,她大概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想要证明什么呢?

证明这个世界上,看似正常的事并不代表就是正确的事。

只是她一个人挣扎,孤独地,对抗挣扎,不过没关系,她总是知道她自己选择的道路。

和都回到房间的时候,非常害怕,她不懂夏莉莎为什么突然那么暴躁,仿佛自己永远都是她生命中的不速之客,永远都不受她欢迎。

她看着空荡荡的枕头,脑海里乱成一团乱麻,是因为自己拒绝了夏莉莎的求欢,是因为自己不能跟她同床生下孩子,是自己根本就不是夏莉莎适合的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离婚对她对夏莉莎来说,都是解脱,而且,夏莉莎也还没有标记她。

想到这里,和都竟然还带着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幸好,夏莉莎没有标记她。

和都以为生育检查的通知很快就会告知她,但是她等了一个星期,却等来的是和都妈妈放松的声音,大概意思是双叶本家派人来致歉,应该是夏莉莎说了什么吧。

想到这里,和都将手中的病例放了下来,她有些安心,夏莉莎总是能解决很多事。

她看着躺在床上的病患,那是一个受到alpha家暴的一名女性omega,额角嘴角都有伤痕,右手骨折,现在躺在床上正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

这名病人的状态并不是很好,她心情抑郁,夜里经常被噩梦惊醒。

这个时候,从病房门口走进来一个男性,高大清爽,穿着军绿色的大衣,他走到那名病人面前,带着亲切的笑容:“未来,最近还好吗?”

“啊!守谷先生你来了!”出乎意料的,那名omega病人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往常的阴霾一扫而空,她努力坐起身体,手臂激动地扬起,就在那一瞬间,血液就开始倒流,让和都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事,过去压住她的手臂,然后有些着急地说:“不要把手举太高了。”

那个名叫守谷的男性看着和都,点了点头示意,然后也顺着和都的话说:“未来听医生的话。”

女性omega有些羞涩地点了点头,和都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就又拿起了病例走了出去。

看样子,未来的病,应该会因为这个守谷先生好起来吧?

和都在巡查病房回到办公室的路上,又碰见了那名守谷先生。她看着他高大的身躯,一时也无法判断他的第二性别。

“双叶医生,您好。”出乎意料的,守谷主动给她打了招呼。“还是说,我叫您橘医生会容易想起我呢?”

这下和都更有些惊讶了,她皱着眉思索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印象。

守谷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黑发,看起来像是个青涩男孩的样子,他明亮的黑眼睛眨了眨,说:“我是您以前的病人,您不记得我也正常,毕竟已经过去三年了。”守谷又看到和都左手无名指的戒指,他顿了一下,又说:“您结婚了,恭喜您。”

和都露出客气的笑容点了点头,她每天见到病人确实非常多,这位守谷先生她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过她还是非常感动,能救治每个病人,是她的心愿,她回道:“谢谢您。”

“您真的是非常了不起的人,我每次都会用您的事例来鼓励来我们教会的omega呢!”守谷的声音里对和都充满了欣赏。

“啊?不敢,您过奖了。”和都摆了摆手,有些害羞。

“您太谦虚了,如果您有空到我们教会来的话,您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话了。”守谷十分真诚,甚至还专门停下脚步,直视着和都。

“谢谢您。您是说什么教会?”和都不知道该怎么承受这突如其来的夸奖,只好将话题转移。

“是omega互助教会,帮助那些生活困难的omega。社会中对omega的恶性事件太多了,我们必须要组织起来,这样让更多人了解到omega生活状况,被压迫被物化被买卖等等,从而来改变omega的处境。”守谷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显得义愤填膺,他激昂的语气让和都有些呆愣。

她的心似乎被这种站在她这一边,被理解的话语所撼动,她的表情变得更加真实,她问道:“那么中村太太是……”她这样猜测着。

中村未来,就是那名被家暴的女性omega。

“嗯,我们应该早一点介入的,这样未来也不会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她的丈夫是个alpha,控制欲很强,未来稍微有些不顺他的意,就会对未来拳打脚踢。在申请隔离令的时候可使费了好大功夫,不过现在终于将她救出来了。”

“……救出来……”和都嘴里念着这几个字,咀嚼着。

守谷有些奇怪和都的状态,让他有些担忧,他低声问着:“恕我冒昧,您是跟alpha结婚的吗?”

和都抬头看着他,眼睛里带着一些戒备,她并不太喜欢一个陌生人询问她的私事。

“双叶医生,抱歉,我只是有些担心。毕竟,90%与alpha结合的omega都或多或少会遇上家庭问题,原谅我,您的丈夫一定是非常好的人。”守谷连忙说道。

“是妻子,她是一名女性alpha……”听到守谷解释,和都也只好理解成是他的习惯,毕竟他每天都处在那样的环境里。但是他说到的数字让和都有些吃惊。

90%与alpha结合的omega都遇见了家庭问题——她现在是否也算在内呢?

“哦?”守谷露出有些意料之外的样子,又松了一口气,他轻声说:“那您应该跟她相处得很不错,毕竟女性alpha还是非常体贴的。”

“啊……嗯……”和都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夏莉莎对她真的很好,她当然感受得到。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未来还需要您多费心。”守谷看到和都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他只是把目光集中在和都的脖子手腕处来判断是否有伤痕,他说出了告别的话。

“嗯,再见。”和都疲惫地揉了揉额心,她挥了挥手,又走进另外一间病房。


“是你?”夏莉莎坐在本家的书房里,看着眼前戴着眼镜的女人,说出了看似吃惊的话,却用的是一点都不意外的语气与表情。

“双叶,好久不见。”真理子坐在沙发的对面,笑容可掬。

“嗯。”夏莉莎冷淡地点了点头,她看着墙上的钟表,每周她都需要到本家来接受家里安排的心理医生的心理咨询。她大概在脑海里简单搜索里一下就可以知道,入川是合适的人选,毕竟在东京,入川还是有一些声望的。

“真想不到我们是在这个情况下见面。”真理子看起来有些兴奋,当她了解到夏莉莎需要咨询的事,她露出愉悦的表情,果然,夏莉莎不会爱上omega。

夏莉莎听到她的这句话,只是简单把脸侧到一边,开始放空。在她看来,心理咨询毫无用处,心理医生并不能把问题解决。

“那么我们开始吧?”真理子没有在乎她的沉默,她用了更加亲切的声音,“你是说你对omega没办法产生信息素,那么你一般产生信息素的时候都是什么情况呢?”

“……”夏莉莎低着头,但是却抬起眼睛看了她,狭长深邃的眼睛里飘着一种让真理子抓不住的神情。“应付一下就好。”夏莉莎说着。

“那可不行呢,我可不想砸了自己的招牌。而且,我也不希望我的同事双叶医生不幸福。”真理子打趣着说。

夏莉莎又把眼睛移到书桌的桌角,盯了很长时间,真理子也不着急,她耐心地等待着。

“每个月的固定生理期。”夏莉莎终于开口,她的发热,除了在面对和都的那几次之外,无一例外都是生理期发热。

“除此之外呢?”真理子有些讶异,如果这样算的话,那么夏莉莎可以说是性冷淡了。

“没有。”她又一次说谎了,原本她根本就不屑于这种做法。

“你是只有你妻子一位交往对象是吗?”真理子又问道。

夏莉莎又变得很抗拒,她皱着眉,窝在沙发的角落里,蜷缩成一团。真理子觉得能接下这份工作简直就应该感谢上帝,可以名正言顺的问有关夏莉莎的这些私事。

“你不应该问这个问题,做好你自己的事。”夏莉莎皱着眉,神情很是委屈。

“我现在就在做我的工作呀。”真理子看到这样的夏莉莎,露出无辜表情,内心却是爽快至极。

“我接下来不想说任何话,你请便。”说完夏莉莎捂着耳朵躺倒沙发上,闭上了眼睛,还把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

真理子放下手中的钢笔,然后走到夏莉莎身边,她居高临下,看着夏莉莎柔顺的头发贴在脸上,轻轻的散开在浅色的沙发上,纤细的脖子,笔直的大腿,以及那张看起来就跟omega一样精致的脸。真理子觉得夏莉莎看起来更像是一个omega,如果她再露出哭泣的表情的话,那么自己——绝对会控制不了,信息素暴动的。

没有听到声响,夏莉莎张开了眼睛,看着真理子站在旁边看着她,脸上还露出对于她来说非常恶心人的笑容。她慢慢坐起来,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胳膊,问她:“你干什么?”

真理子也将就坐到她的身边,紧紧地挨着她,大腿贴着大腿,肩膀靠着肩膀,甚至,真理子伸手去拉住夏莉莎的手指,然后将眼镜摘了下来,眼睛里带着窗外折射的光芒,她问她。

“你有没有试过跟alpha在一起呢?alpha会让你产生信息素吗?”

夏莉莎一下子弹跳开来,她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她揉着额角,说:“入川,收起你的那些恶心人的心理实验,我可不是你的小白鼠。”

“或许你应该试一下。”真理子半躺在夏莉莎躺过的地方,她闻到了淡淡的香味,并不是夏莉莎的信息素,顺带一提,她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夏莉莎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不知道橘和都知不知道。

“无聊。时间到了,我要回去了。”夏莉莎看了看时钟,40分钟的心理咨询时间已经到了,她抓起放在沙发扶手的大衣,没有穿上就直接走出了门。

真理子又躺了一会儿,才幽幽开口,“总有一天,你会属于我的。”

夏莉莎有些奇怪地摸了摸脖子,她觉得真理子真的非常奇怪,但是她并不太了解真理子,也没见过真理子的朋友,不知道她是不是对其他的人也是这样。

她又愣了一下,真理子的朋友,她刚刚把自己跟真理子其他的朋友做了对比,意思是说她也把真理子当成朋友吗?

有了这个想法,夏莉莎有些惊讶,她又回头看了看二楼的窗户,发现真理子站在那里看着她。她心里一惊,一种奇怪又不安的情绪在心里蔓延,她努力忽视了那种感觉,走到车子旁边,打开车门坐进去了以后,发现真理子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动作没有变,突然泛起一股恶心,她松开手刹,风一般地就驶入了机动车道上。

真是个疯子。夏莉莎心里想着。

就在刚刚,她完全明白了真理子的暗示。她并不是对alpha与alpha之间的交好有任何的看法,只是一想到那个alpha是真理子,她就没来由的感觉到恶心。

不,不管是任何人,都不会让她感觉到舒适。

任何人——任何人——夏莉莎咀嚼着这个词语,这个任何人,根本就不包含橘和都。


时间在两人亲密又疏远中度过,转眼又是三月过去了,夏莉莎外出回到家中,看到和都正在院子里打电话,听她语气很轻松。

她手里拿着两张票,夏莉莎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是摄影展的门票。她慢慢走到和都的面前,然后将外衣脱下来放到她手上,就将脚上的鞋子踢到一边,然后钻进了房间里去了。

和都看到后,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她匆忙挂掉了电话,然后又开始数落夏莉莎,“我说,挂好大衣,摆好鞋子这种事,小孩子都会做吧?”

“我又不是小孩子。”屋里传来反驳的声音。

“……”完全不想跟夏莉莎扣字眼,不然她保证能把人给气死。

认命般地回到屋里挂好大衣,又将鞋子摆好,拿着手里的两张票走到夏莉莎的实验室里。

难得夏莉莎没有摆弄她心爱的实验器械,而是拿着喷壶在给自己的苔藓喷水,她低着头,刘海长长地遮住了眼睛。

和都看了好一会儿,才走到夏莉莎的身边,她说:“你头发长长了,要剪短吗?”

“你会剪头发吗?”夏莉莎抬起头看着她,将手里的喷壶放下。

和都没料到她会这么问,愣了一下才回答:“我以前在家有帮我父亲剪过。”

“那你以后也帮我剪吧。”夏莉莎又拿着喷壶开始喷水。

“可是你的头发我不知道能不能……”和都有些犹豫,夏莉莎的发型她可没有那个信心给她剪好,毕竟父亲的头发也只是简单的剪短。

“就这么说定了。”夏莉莎没有抬头,继续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给苔藓喷水,然后她又瞟了一眼和都手里的票,说:“你要去摄影展?”

被夏莉莎这么一提醒,和都就被夏莉莎把话题转移开了,“啊,嗯,这是医院的病人朋友守谷先生送的,守谷先生是一名摄影师,邀请我们去他的摄影展,时间就在今天下午。”

“不去。”夏莉莎又把头低了下去。

“啊?”和都看着手里的票,是两张,守谷刚刚打来电话,也说明邀请她跟夏莉莎。

“我对摄影展没有兴趣。如果是人体解剖展我比较有兴趣。”夏莉莎说完将苔藓放回原处,双手叉着腰欣赏了好一会儿,非常满意自己的喷水结果,回头对着和都露出了笑容。

“……那我有两张票。”和都举起手里的票,挥了挥。

“你可以叫波多野太太陪你去。她也喜欢去那些无聊的地方。”夏莉莎又说。

“可是我想……我……”和都看了看客厅那边,确定波多野太太没有听到夏莉莎的话后,有些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整段话来。

“啊?”夏莉莎又习惯性地露出了那种不耐烦的表情,但是和都知道她并没有在生气。

“我说……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和都说话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基本就是犹如蚊呐,说完,脸上还带着一些浅粉。

当然,夏莉莎的耳朵还是非常好使的,她完全一个字不漏地将和都的话全部听了进去。她看了看和都不好意思的窘迫样子,勾起嘴角,就是不回答。

和都看了看她一副神游在外的样子,以为她没有听见,咬了咬牙,又说:“我觉得应该很有趣,我们一起去看吧?”

夏莉莎还是一言不发地看着愈加露出羞涩窘迫的和都,在等着和都已经快要承受不了那个考量的视线准备摔门而去的时候,她才开口:“好啊。”

这让和都又立马惊喜地回头,然后夏莉莎也微笑地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拉着她的胳膊说:“那我们去换一件适合去看展览的衣服。”

和都被她拉着往房间里走,一路还差点摔倒,夏莉莎手疾眼快地将她搂在怀里,嘴里说着责备的话,“笨死了。”但是语气却十分宠溺。

“还不是因为你这样拉着我,放开啦,我要摔倒了!”和都的腰被夏莉莎揽住,双手抓着横在自己腰部的夏莉莎的胳膊,她在楼梯道上开始挣扎。

夏莉莎却更紧地将她拉进自己怀里,然后用气声在和都耳边说:“别动。”

就只是在一瞬间,就可以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和都的耳朵慢慢变红。

和都停止了挣扎,夏莉莎也没有继续逗弄已经放弃挣扎的和都,半拢着她走进了二楼的卧房。

到了房间里,夏莉莎才将和都放开,和都被放开后,就一动不动站在一边,看她那个样子,夏莉莎眯着眼睛,露出一对白牙,在她身后大声喊了一声,那个分贝绝对超过了五十分贝。

“哇!”

“啊?!”被吓到的和都像兔子一样弹开,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脸上还挂着惊疑不定的表情,彻底将夏莉莎逗乐。

“你干什么啊?”和都又是气愤又是委屈,她刚才只是稍微放空了一下而已。

“给你回魂,看来效果不错。”夏莉莎说着,就打开了衣柜,翻出一件跟身上基本没有差别的白衬衫就准备开始换衣服。

和都见了又忍不住吐槽,“说什么要换一件适合去看展览的衣服,你换的还不是一模一样的吗?”

夏莉莎偏过头,视线停在和都的脚边,她嘟了一下嘴,露出一个堪称可爱无敌的别扭表情,“我喜欢。”

看着这样的夏莉莎,和都心里像是一阵春日的微风拂过,弄得人心痒痒的,她也并没有再继续搭话,翻出一套自己想穿的裙装换上后,就看到夏莉莎坐在梳妆台边开始化妆。

和都很喜欢看夏莉莎化妆,她手指纤细,动作精准,丝毫不见颤抖,不像自己有时候在画眼线时总是笨拙得画不平整。

夏莉莎涂了淡淡的豆沙色口红,抿了一下嘴唇。扭过头问她:“今天你的妆容还勉强及格,不过补个口红吧?”

说着,就站起来,拿出和都用的那支橘粉色口红,扭开盖子,将膏体旋转出来,长手一伸,就将和都的下巴固定住了。

“嗯?等一下,我可以自己来。”和都被捏住了下巴,急忙伸手去够夏莉莎手里的口红。

“我来。”夏莉莎又将手中的口红举高,让和都扑来个空。

“唔……”夏莉莎见和都闭上了嘴,才将口红仔细得涂抹在和都丰满的唇上,她慢慢沿着和都的上唇涂着,眼神盯在那红润的唇上,让她觉得有些口渴,她难耐地咽了一下唾液,同时又抬眼去看和都的眼睛。

那双总是像装满泪水的眼睛,此刻正倒映着她的脸,她的眼睛里只有她一个人。

两个人彼此对视着,仿佛身处在幽静的平原,周身刮起的风将平原的野草变成海浪,一声又一声;又像是在几千米深的海下,周围一片黑暗,只有眼前这个人的眼睛,带着一片光亮,只有看着她的时候,才可以呼吸。

夏莉莎慢慢停下手中的口红,替换成拇指在和都的下唇上来回轻柔地摩挲,她微微张开自己的嘴唇,慢慢贴了上去。

临时,和都闭上了眼睛,抬头迎上了这个吻。


——tbc



评论(41)

热度(168)